【YouTuber 真情告白】业配就是我的主场!专访 HowHow 一人製片团队

拎著小型交通滑版,穿著「YouTube」T-shirt 和短裤匆匆忙忙地赶到星巴克,他是拥有425,500订阅粉丝, 最热门影片观看次数突破200万,每部影片观看更落在40~50万人次的台湾YouTuber「HowHow」陈孜昊。

和INSIDE之前所访问,一开始就从製作团队角度思考的瓜吉 、将庞杂知识整理得简单易懂的林辰不同,他做业配,现在几乎片片业配,但不是一般人熟悉的开箱影片,而是用有脚本的无釐头搞笑短剧巧妙结合品牌概念,融合度之高,让观众难得体验到业配也能这么有娱乐性。而且儘管剧本、后製都相当完整,但他自始至今大部分的作品却只靠自己一个人。

爱上拍片远赴美国念动画

喜欢拍片、剪片的他从2007年大一就开设YouTube频道并默默上传影片,可以说是十年磨一剑。其风格一直以独树一格的搞笑为主,精淮的吐槽却不是一蹴可及,梗与梗之间相当跳跃又超展开,也是到了后期才愈来愈能掌握节奏,将破碎的笑点集结起来。「你应该有看过我以前的影片,真的是很不好笑。」HowHow回想起经济系时期和朋友拍的恶搞短片,如此说道。

虽然大学读的是政大经济,不过基于对拍片的热爱,研究所毅然跑到了美国念动画,一样持续记录生活成为「美国行」系列,观众就已经开始从大学同学拓展到网路上的观众。2013年帮父母经营的大鹏幼稚园拍了毕业典礼宣传片,可爱的幼稚园儿童稚嫩地複诵HowHow难念又超龄的台词,这样的反差萌再经电视新闻宣传,HowHow奇特却不易入口的风格初次跃上了大众市场。

三星是大恩人

拍YouTube要成为全职,首先得有收入来源,而HowHow的业配时机来得巧更来得好,对象就是鼎鼎大名的国际电子大厂三星。「当时我订阅数、按讚数都不高。」谈起受三星之邀,前往纽约拍摄一系列新机发表业配,他自己也不清楚原因,只是非常感激。「那时候还以为是要找我当摄影师,」误打误撞以YouTuber身份到纽约的HowHow,至此也同时确立了他的全职YouTuber与业配之路,这一切从当兵、艺术硕士毕业到接到案子几乎是无缝接轨。直到现在,手机裡的三星联络人还是取名为「大恩人」。

接业配的原则:剧本好想、不做重複的事

说到业配,近期产量惊人的HowHow自有一套流程,而且相当有效率。审剧本、初审、二审、三审过程,对于风格和笑点HowHow都相当坚持,如果有不得不改的部分,原则是影片已经做好的部分,就不能再回头改了。「比如脚本一开始就审过,那后续修改就要在符合脚本的范围内;影片拍了,就要在后製能修的范围内修。」

「满多状况是厂商看不懂我在干嘛。」HowHow 说他都会尽力与厂商沟通,有些厂商第一次合作会没把握,不过大部分都相当信任他。

另外,接业配的重点标淮之一是「脚本好不好发挥」,听完产品介绍,「有的理念实在太生硬,两天都想不出来;有的看到的当下就有画面这我就会接。」另外当然也会选择争议较小的产品来接,因为虽然他是提供广告,但网友也会自动带入代言的成分,不得不慎。

拍世大运广告,20几人看他一个人演独角戏

谈起最近世大运的宣传影片,他也相当讚叹蔡阿嘎自然散发的综艺感和控场功力。「当天所有创作者都围著看,大概20个人在看蔡阿嘎表演,没有剪就很好笑了。」不过当然,轮到HowHow「我一个人拍的时候也是大家都在看。」

拍完影片,台北市政府大阵仗请YouTuber推广世大运也引起投资报酬率不高的质疑,在后续发酵的讨论中, 广告小妹为文谈及转换率在网路行销的重要性,并以HowHow的「澎澎Man」广告为例,指出非立即见效的产品请这类YouTuber行销点阅率固然高,但导购效果不如能以功能面详加介绍的网美。

HowHow对此例表示,他和澎澎沐浴乳最初就是要推广产品形象,让「男人以简单为荣」的特色概念深植人心,而从曝光成果看来,澎澎对此也相当满意。HowHow 也说明,大部分会找上他的厂商事前已经了解他的风格,「找我的厂商大多是希望建立幽默、轻鬆的形象。」HowHow也坦言就像网友吐槽「看了但不会想买」,儘管他的业配以建立品牌形象为主,导购效果因产品而异,风格的拿捏还是很重要的,开箱也非他擅长,因此不会贸然转型开箱YouTuber。

订阅数参考用,观众留言是关键

「喜欢的话记得帮我按订阅和铃铛(通知)喔!」许多YouTuber不忘在影片最后加入「Call to Action」,藉由订阅通知扩增自己的熟客粉丝群。儘管订阅人数有42万,HowHow的影片中却看不到这样的呼吁,可能也是跟他不总是把订阅数优先有关。HowHow坦承,「当然内心也会有个声音想做一些影片衝高订阅,不过可能就会失去自己的风格。」

当然订阅数是很有参考价值的,HowHow自己也分析过这半年大约从20万增加到40万,订阅数急速增长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结合小当家元素的小厨房,加上业配本身变成一个梗让观众接受度大增,到了近期还有与台北市长柯文哲合作世大运宣传,都带来了许多新的观众。

对于YouTube平台运作的机制,他也是颇有心得。以HowHow的观众群来说,影片通常在下班时间6、7点左右发表最好,星期六晚上大家忙著狂欢,点阅数就不太好看。「(影片发表)前两三个小时最重要,讚和转发衝起来就能进入热门影片,」过了这段时间没有足够浏览,人气大概就会往下沉。

若流量不够高,YouTube广告分给创作者的钱其实不算多,从「囧星人」的分享来看,每千次有效点击,好的话可以获得约台币30元。从HowHow的经验来看,假设整个频道点击量100万,还要计算没有挡广告等等情况的有效点击约只剩一半,千次点击算50元台币,接下来还要再和YouTube拆分,拿到其中的55%,最后大约落在13000元台币左右「比便利商店打工还少。」每月有100万总点击的YouTuber在台湾来说已经是表现不俗,但是单靠YouTube广告分润肯定是无以为继的。当然, HowHow 也补充每个国家观众代表的CPM(千人成本)不尽相同,若能触及美国或者日本观众,收益会更高。

数据放一边,其实HowHow更专注于如何交出好作品给观众,于是网友回馈就成了关键。「像是我的风格有被指出太不亲民、不够生活化,」HowHow说最近业配也会尝试一些符合大众共同经验的梗,结合自己喜欢的风格并找出平衡。2016年圣诞节「Pinkoi」和其他YouTuber交换礼物的活动,就是相当符合大众口味也好理解的影片,「但反应就很两极,」已经尝试过上直播和电视节目的HowHow觉得,自己本人没有综艺感,无法像蔡阿嘎那样一镜到底、即兴发挥,还是比较适合拍摄有结构、有剧本的影片。

灵感来源很宅、演技很尴尬

自认对常爆红的开箱、生活、实验类影片不擅长,美国行之后没再拍摄VLOG(影音日记)类型的影片,HowHow未来瞄淮剧情类型发挥,预想中的新尝试则是希望拍摄更长的影片。「我知道现在流行比较短的影片,不过我想试试看拍10分钟、20分钟的微电影,甚至长到1个半小时。」「想有机会让人知道我有能力拍出30分钟的影片。」要让网友习惯比较没这么紧凑的影片对他来说是一个挑战,虽然以业配闻名,HowHow却总想著怎么让作品更好,同时保有自己喜欢的样貌。

「日本漫才、日和、漫画、小说、卡通」,HowHow说笑点几乎都来自这些创作,受到漫画家奇片影响也很大,YouTube作品则是喜欢Ryan Higa和Smosh。有趣的是,很多人以为他的快节奏无厘头吐槽是从漫画《银魂》学的,他本人却表示之前从没看过。「是观众一直说很像,我才去补漫画。」

HowHow自谦演技很烂,分饰两角差别就只是「把浏海换一边分」而已,却也深知把这种尴尬结合脚本发挥,变成特色。从大学开始剪片、特效都是自学,研究所学到的动画技巧几乎没用到,「教授看到我(现在)做的特效应该会哭吧。」一开始就都自己来,所以YouTube的创作者平台活动, HowHow一次都没去过,至于和其他创作者只要一封脸书讯息丢过去,联络起来也很简单,因此他也觉得不太需要特意成立YouTuber社群。

影片编辑不需要学,那开公司呢?HowHow最近自己成立了工作室,财务、法务问题都直接请教现成的创业老板:经营大鹏幼稚园的爸妈。

小厨房系列首次和团队合作

HowHow拍片大多是一个人接案、导、演、製作、后製、上线,有出现其他演员也多是原本就认识的亲朋好友客串。而重现动画《小当家》中怪料理的「HowHowの小厨房」系列,则是他首次与团队合作的专案,由 「VS Media」投资并协助製作,作为其之后招商的案例。而HowHow参与这项专案的主因,则是有资源能做一些自己一个人办不到的事。比如超大尺寸宇宙大烧卖,从材料到找场地,还有小当家中角色的服装租借或製作,都是VS Media提供的。

HowHow从这次经验体会到团队的好处,「灯光、道具、造型、助理、摄影师,整个片场10几个人,拍出来的品质很高。」、「可以专心创作」但相应的缺点就是「拍摄很麻烦,乔灯光就要10分钟。」他认为出来的品质的确没话说,但相对也必须牺牲效率。

怎么不找经纪公司?

可能因为在早期就获得三星关注,HowHow后续接业配也不再需要仰赖经纪公司的牵线来「开源」,加上经纪公司费用通常是四六或五五拆帐,会垫高成本,反而影响厂商意愿,因此也没有想签经纪公司的念头。不过他也强调并非所有人都不需要聘请经纪公司,而是各种服务「有好有坏,要看自己的状况去权衡。」

HowHow目前自己接业务没有问题,不过除了拍片,行程和联络窗口也都一人包办,真的会忙不过来。「我现在收信要收一整天,email都懒得回。」各方邀约涌入,HowHow的信箱总是爆满,LINE和Facebook讯息也是半斤八两,因此现在要联络到他大多是透过熟人电话联络。

至于边缘人会不会希望真的有「团队」可以一起努力?当然想,不过他说现在最急迫的还是找个能帮他处理庶务的助理,解决讯息爆满的问题。还有因为HowHow语速快,影片剪辑节奏也快,不上字幕观众会看不懂笑点,因此也希望助理能帮影片上字幕。

虽然在台湾没有签经纪约,HowHow还是有加入YouTube联播网

《「Freedom!》,「它就像网路上的经纪公司,」HowHow说网路相关的音乐授权、字幕翻译等等服务都可以向联播网申请协助,省掉很多麻烦。「像小厨房系列就有翻成日文,后来发现中华一番在台湾人气比较高,翻译字幕效果有限。」

另外虽然台湾部分没有请经纪公司,HowHow今年初开始在中国市场方面有与经纪公司合作,让他们试著在Bilibili、美拍、微博等地方宣传,不过目前并非他的发展重心。「那边我基础是零,所以没什么好失去的。」

除了业配,有没有想过出周边?

HowHow 说,跟粉丝收钱他会很不好意思,所以没考虑贩售周边产品等其他收入方式。就连之前曾经应YouTube要求,开过一次直播打赏帮忙推广「Super Chat」,他也觉得很愧疚。「可能大家觉得300块让我打一通电话很划算,但平白无故的,我良心过意不去。」就像字幕也是,就算YouTube现在可以让观众自己加不同语言的字幕,HowHow也没开这个功能。「我觉得翻译要花很多时间,凭什么无偿叫网友帮我翻?这背弃了我的原则。」

面对粉丝,HowHow 觉得收了钱就会变质,「服务他们,让他们觉得好笑就够了。」也因此直截了当做业配,让厂商得到曝光、自己能继续拍片、观众也能开心看影片,是他现在心目中比较理想的模式。

当YouTuber的关键:热情

「很多人问我影片没人看怎么办。」像HowHow自己开设频道上传影片已经有10年的时间,他的答案就是持之以恒,不要想一步登天,「我从大一拍到当完兵,5、6 年都没人注意到我。」「专心做好喜欢自己的一群观众,不管是多是少。」

他也建议创作者面对网友留言不要怕被攻击,「还是要注意有建设性的留言,单纯攻击那种不要放在心上。」HowHow说,他时常参考网友观感,在自我风格和大众口味间取得平衡。最近他也开始从童年经验或是很红的影视作品,发想大众比较有共鸣的脚本,偶尔尝试像小厨房或幼稚园系列等等,风格一样、类型不同的影片,同时依然保有自我风格,「让以前就喜欢我的网友不要觉得说我变了。」

谈到当全职YouTuber,HowHow认为关键是认清自己有多喜欢做拍片这件事,「热情」才是进入跟维持工作的关键。「想红或是希望带来很多收入,是不足以支持你做这个工作的。」

HowHow 的快问快答时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v0Rl7dqLZA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