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秦始皇都敬她三分!从家庭主妇翻身天下第一富...巴寡妇清的「让利」经商之道

在现代职场,即使设置了性别平等的法律条文,女性晋升组织高层时却依然障碍重重,也就是所谓的「玻璃天花板效应」。更别说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男尊女卑,以礼教为由,为女性设下种种限制,但即使如此,依然不能阻止出类拔萃的女性崭露头角。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一个以寡妇之身累积巨大财富而名留青史的女人,那就是巴寡妇清。

司马迁在《史记》中形容她:「清穷乡寡妇,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岂非以富邪?」身分是穷乡僻壤的平民寡妇,还能以富有名闻天下,在此之前,没有哪个女人能作到,这巴清,堪称是史上最早女首富,古代版的女马云。

很多人都以为「巴」是她的姓氏,其实《史记集解》中说的很清楚:「巴,寡妇之邑。」说明了「巴」是地属巴郡,根据《史记》记载,这个叫做清的女人因经营丹砂致富,在丈夫死后仍能守其家业,名声大到连统一天下的秦始皇都知道,秦始皇特地请她作客入宫,还表扬她的贞节而兴建「女怀清台」,这固然是莫大的荣誉,但令我们好奇的是,巴寡妇清究竟有何能耐,能作生意富甲一方呢?

建立声明,翻转自身地位

令人惊讶的是,巴清一开始只是一个不问世事的大少奶奶,在她丈夫过世又后继无人之时,她接下了这个家业。

以女主人的身分来接手,现在看来没什么不对,不过秦汉时期的女性,在经历周朝以周礼建立父权社会后,地位一落千丈,像是在秦始皇昭告天下的刻石中,就曾提及:「男女礼顺,慎遵职事,昭隔内外,靡不清静。」从这裡就可以明白,秦代女性已经完全被限制在家庭之中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要取得众人的认同,还要稳定家业,谈何容易?但是巴清还是作到了,而她首先进行的第一步,是表明自己绝不改嫁。

别看这小小的声明,当时女性为家庭附属,就算自己不想改嫁,也很难抵得过家人或舆论要求,就算是贵如皇亲国戚,也一样改嫁成风。声明要当寡妇,等于宣告她不走一般世俗女子的路线,也正因为有这份决心,她才能以外姓女子的身分继承夫家炼製丹砂的不传之祕;她虚心领教,认真学习丹砂经营的相关技术,取得众人认同,一起同心协力把家业作大。

巴清这一声明,很显然是她翻转自身地位重要的第一步。

建立双赢,创造有利条件

走出闺阁是很不容易,但如果只有如此,也不过是持家有道、经营有方而已,那巴清是如何让丹砂事业扩展到全国,晋身秦国巨富呢?

首先,她以「双赢」为原则经营家族事业。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提到,她「用财自卫,不见侵犯」;在清代《长寿县志》中也提到,她拥有的僕人上千,私人保镖上万,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庞大的私人武装数量。

如果从秦时织县人口不足5万来计,那么在她手底下,至少就有五分之一当地百姓为她效命,但这还只是奴僕和保镳而已,以开採丹砂事业来看,她所雇用的工人则远远不止于此。她凭什么能让这些人替她卖命?除了衣食温饱之外,就是提供安全保障。所以她固然花了很多钱养私人军队,但此举不仅维护了丹砂事业,也保障了人们在乱世的人身安全,让这些人在衣食与安全双重保障下戮力以赴。

其次,巴清也展示了自己对国家只会有利而不会有害的「双赢」。原来,巴蜀位于秦、楚交界,除了战略地位重要,也因地处偏远,盗贼成风,所以秦国历代君王都允许此地的豪门世家拥有私人武装。

但这个武力大到一定的地步,难保不会对国家产生威胁,所以《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秦始皇「徒天下豪富于咸阳十二万户。」代表秦始皇对这些富豪及拥有的武力其实是颇为忌惮的,巴清也在被迁徒之列,但我们却没有看到巴清有什么反抗的具体行动,甚至也没有以炼丹的工作及寡妇的身分来请求破格对待,这代表著巴清以对国家政策的顺从,来表明自己毫无野心,同时依旧维持家族事业的运作,表示对秦始皇的忠诚。

于是,家族武力保障了秦国边陲安全,家族事业兴盛又带来秦国经济繁荣,也难怪后来秦皇会礼遇巴寡妇清,让她以平民百姓的身分入宫,这个动作,其实就是向天下宣示,嘉勉巴清的所作所为。

为了扩展家业建立私人武力,表面上是在开採之外多花了一份不必要的开支,但这份开支反而为巴清创造更多有利的条件,甚至在稳固家业及国家发展上,都创造了双赢,这等成果,无疑显示了巴清过人的眼光。

懂得让利,才能将本求利

许多人都以为,秦始皇要巴清进宫是看中她的美貌,不过,根据汉墓出土的《王杖诏书令》简册条文显示:女子年六十以上毋子男,为寡。也就是说,巴清在见到秦始皇时不仅已经60岁以上,而且确定没有亲生子嗣。

而秦始皇此时的接见目的也不单纯,除了敬重巴清一生的贞节,也觊觎她独门的丹砂事业,因为丹砂不仅是当时炼製长生不老药的重要原料,所提炼出来的水银,也是秦始皇陵墓防盗、防腐的重要材料。

聪明的巴清当然清楚不能与统一六国的秦始皇抗衡,她深深明白「让利」的重要性,只要愿意无条件提供秦始皇丹砂,自己提炼丹砂的独门秘术就没有外流的危险;此外,她提供秦始皇陵所需的水银,地方上还传说她捐款助军,资助秦始皇修筑长城,儘管没有史料证明,但如果此说为是,也等于是以国家作护身符,将原本用来维护安全的成本支出,拿来转为生产成本;而更重要的是,堂堂一国之君既然表扬自己,也等于是一种独家生意的背书,如此作为基础的家业当然稳如泰山。所以,巴清这看似无条件的让利,不仅没有自伤,反而将本求利,创造了无往不利的优势。

根据《长寿县志》记载,巴清在首都咸阳病死后,秦始皇遵从她的遗愿,将遗体送回家乡,安葬在巴郡织台山,巴清可谓得到善终;而后世对她的敬重,除了秦始皇为她建女怀清台之外,她也成为最早以本名「清」记载于正史的女人,这是连先秦名女人秦宣太后及秦始皇生母都没有的荣耀,以区区一个女商人能得如此殊荣,实在是史上罕见。

综观巴清的一生,以寡妇的身分扭转自身地位,善待员工创造双赢条件,还能让利于国,博得了名声,也稳固了家业。巴清立下的经典,不仅给后世女性作了很好的表率,也给现代女性在面对职场困境时,有更多的借镜与启发。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