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幕到舞台沾染快乐 高志森拍喜剧自娱娱人

素有“香港电影笑匠”之称的高志森导演,过去执导多部经典喜剧与卖座贺岁片电影,曾担任超过80部电影的编剧、策划、导演及监制等工作。

大部分90年代前出生的影迷,相信都曾经看过《家有喜事》、《开心鬼》、《富贵逼人》、《鸡同鸭讲》等等,而这几部耳熟能详的作品都是出自于他。

除了擅长于制作喜剧,高志森的作品已经跨越多个媒介,包括电视剧、演场会、电视节目和舞台剧,其中,话剧《剑雪浮生》在香港演出共138场,音乐剧《丽花皇宫》演出共124场,均打破香港演出场次纪录。

《蝴蝶春情》于99至04年,在香港、内地和海外的巡回演出共158场,创下香港制作舞台剧演出场次最高纪录。

另外,他所监制的《邓丽君》音乐剧,单单编写剧本,就让编剧沙叶新花了7年时间跑遍中港台、日本、法国等地搜集资料完成剧本。

高志森在英国伦敦举办的《邓丽君》音乐剧,获得中国外交部领事馆参赞莅临支持。

《邓丽君》叫好叫座

《邓丽君》音乐剧在2013年于香港正式公演,较后,更移师到温哥华、加拿大、新加坡、上海、伦敦等地演出,场场爆满,深获好评。

此外,高志森也积极推动行业内的进步,目前更是香港创意新教育的推动者。

高志森出生于1958年,当时的时代背景时代背景是战后正在重建的香港。父亲是船员,一年也见不到两次,妈妈是车衣女工,可谓生活在社会的低下阶层。

“那个年代,全香港都处于艰苦奋斗期。虽然大部分的市民都很穷困,但却有明确的价值观,要靠自己的双手努力改善生活。如果你重温当时的黑白粤语片,不难发现这也是当时社会上普遍的价值观。”

到了念中学时期,香港开始繁荣,英国政府对香港管制开始放松,市民在从商、求学和生活上获得很多自由。

电影《妈咪侠》获得中美电影节的奖项,颁奖典礼在洛杉矶举行。

通过戏剧观察人情事故

 《南海十三郞》笑中带泪

 高志森坦言,从以前到现在,他紧抓着一件事,那就是拍好喜剧。

 他说:“拍喜剧就像是向观众洒香水,当你拍的电影好笑,观众会感受到那个爆笑点。在开拍的过程中,自己总会沾染到快乐,所有的演员、环境和工作人员都会感到开心。”

 到了后期,他还是照样拍喜剧,不过却在喜剧中添加了一些感人的元素,像是《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和《南海十三郎》都是笑中带泪的喜剧电影。

反映社会更深入民心

“城市人的步伐越来越快,人们开始喜欢看喜剧,我只不过刚好踏上喜剧这部列车。我喜欢拍喜剧,观察人情世故。

一些伤感的社会事件,或社会的不公不义,你可以用嘻笑怒骂、嘲讽的方式去表达,有时候这种控诉更加有力,更深入民心。”

高志森的女儿在美国读完医科,目前在西雅图的医院当医生。

创意重新组合元素

 网络短片也是“练功场所”

 对于一名电影人,创意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他套用好友黄霑先生生前说过的一句话:“创意是元素的重新组合。”

 如果一个人要维持创意,就要有一颗包容的心,并且不断地吸收元素,譬如看其他国家的电影,关心社会事件。只要不排斥、不抗拒新元素,将它们阻挡高墙之外,全数吸收再重新组合,这种生命力将会反映在作品当中。

对于年轻导演的忠告,他表示,目前,互联网提供一个平台,充斥着大量的网路短片、试验性电影、微电影等等,这里不失为一个练功的场所,建议年轻人可以尝试拍片再放上网。

“当互联网的放映质量越来越好,未来可能发展成为一个具备合法收入的机制,大家应该重视。”

推动舞台剧固然有满足感,但高志森(右)仍热衷于喜剧电影导演岗位。

热衷看《独臂刀》爱上电影

 高志森说,让他想成为导演或者说爱上戏剧的是一部来自邵氏公司电影,1967年由张彻导演的《独臂刀》。

 当年他才九岁,在戏院里看了很多次,每次都感到很震撼。

 他说,王羽在戏中被断臂和逐出师门,最终,当他回到师门营救师傅,就在踢门的那一刹那,他激动得站起来鼓掌,其他观众更兴奋地拍手叫好。

向张看齐立志当导演

“当时,我觉得电影很神奇。它会令到我兴奋,我可以随着剧情的发展而笑和激动。就在12岁那年,我为自己许下一个目标或愿望,将来要像张彻导演一样,当一名电影导演,让观众随着我电影的剧情经历喜怒哀乐。”

他在高中时曾经参演多部舞台剧,看过许多改编剧本包括莎士比亚的《驯悍记》、莫里哀的《太太学堂》、果戈理的《钦差大臣》,因此了解剧本的重要性。

中学毕业后,高志森导演并没有顺理成章地进入电影圈,反而是选择到电视台当编剧。

焦媛(右)为高志森女友,她热爱舞台表演艺术,志趣相投。

打稳基础享受拍摄辛苦

随后,他先后加入《丽的电视》、《无线电视》担任编剧和助理编导,学习制作、分镜、如何经营每天的外景拍摄工作。

他回忆起这段岁月时宣称:“刚起步的四年很辛苦,每晚要写一集40页的剧本。到外景当助理编导时,更是连续六夜没有回过家。虽然辛苦,却也立下稳固的基础。”

后来,他加入了《新艺城影业》公司,开始有机会拍摄宣传片、预告剪接和部份电影片段,就在他25岁那年拍了《开心鬼》,奠定他在香港喜剧电影的地位。

高志森(右起)在新艺城时代的两位恩师黄百鸣与麦嘉。他们最近也合作搞舞台剧。

拍电影难在人事不在技术

 高志森说,拍了那么多年电影,对他而言,拍电影的苦不在于技术,而是解决人事问题。他在开拍电影之前,一定先把剧本完成。

 剧本是所谓的一剧之本,剧本中的爆笑点,内容了解是否通透都很重要。

 “如果你把剧本写好,不可能发生去到现场不知道如何拍摄的情况;如果没有写好剧本,就拿到现场拍摄,开拍过程在创意发挥上会有很多阻碍。”

他认为,拍电影最难的部分在于管理演员。一些演员同时接太多戏,来到片场太疲倦甚至没有背好对白,也有一些演员会在现场骂人发脾气、耍大牌,用一些古灵精怪的手段吸引注意力,也有人出外景时跑到外边,要开拍时找不到人。

“遇到这类演员,他会比较苦恼,需要用一些方法和心思去处理。”

高志森拍摄喜剧电影最爱用的女演员就是“肥肥”沈殿霞,私底下她也是高志森的良师益友,十分怀念她。

无需执着港产片招牌

 80至90年代是港产片的全盛时期,在这十几年当中,高志森拍了他一生中多部相对重要的作品。

 “现在看回去当时自己和同行们拍的电影,我仍然感到惊叹,当时很多作品是今天的导演甚至连自己都无法重拍的。”

一部电影的促成并不简单,是许多方面的元素和因缘的合成才能成事。为何当时的“港产片”至今会成为经典呢?那个时代背景,那时候的情怀,正是因为难以重现,才会成就今天所谓的经典,而高志森就是当代的经典创造者。

当年导演们的心态是在香港收回成本,外国票房则是额外利润。电影内容都是以香港社会和观众的角度出发。

然而,自1995起,盗版出现严重影响整个电影业,港产片开始跌入谷底。

很多人都一直强调复兴“港产片”,高志森却认为,其实不需要打着“港产片”的招牌去拍电影,因为时代已经转变,反而应该将“港产片”的精神与技术融入到各种作品当中。对他而言,港产片留下来的是喜剧的节奏、技巧性和风格,这些都是电影中重要的元素。

过去香港电影的辉煌时期,他当然也难忘,不过更大的动力是如何面对今日的电影市场和观众,再拍一些能够打动他们的好作品。在这方面,他仍不断努力尝试。

曾经监制及导演Beyond主演的两部电影,高志森对于家驹的离去,非常惋惜与怀念。

生活体验融入电影

许多人认为高志森导演的在电影成就的巅峰是1992年的《家有喜事》,当时这部电应上映后,就打破了香港票房纪录。

然而,在他心目中,他最享受的时刻却来自《富贵逼人》。

《富贵逼人》这部电影单在香港票房已经赚了几百万港币,由于戏中男女主角董骠和沈殿霞是电视而非电影的卡司阵容,能够有如此好的票房,可说是黑马爆冷。

 “这是一部半自传式的电影,描述着我自己在屋村生活的经历,我坚持用自己的生活体验进行创作,这应该就是我最舒服和最想做的一件事。”

座右铭“尽做,但放开”

高志森说,黄霑先生的一句话─“尽做,但放开”。

凡事都必须要求自己尽力去做,成败得失是其次。如果尽做而不放开,就会变成“痴”,而痴迷于一件事,就会变得执着。当你越拼命抓紧,失去的将会越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