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程师思维带食谱网站前进,爱料理共同创办人李致纬:技术的价值被低估了

在台湾,只要是爱煮菜、常下厨的烹饪爱好者,很难没听过「iCook爱料理」的名号。2011年创立至今,爱料理拥有超过14万道食谱,粉丝专页人数突破185万,堪称是本土最大的食谱分享社群平台。过去,他们在数据分析、行销上花费不少功夫,使得用户数快速增加。但其实,爱料理透过技术面,呈现许多巧思,很少被外界看见。

「你相信吗?我们最受到欢迎的功能,居然是开启App后,让萤幕会持续亮著,不会变暗。」爱料理共同创办人兼技术长李致纬说,这些小细节,在一开始开发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被注意到,直到公司同事的朋友做菜时发现,「手油腻腻的,还要用密码或指纹解锁萤幕,实在很麻烦。」大家才惊觉,原来这就是使用者的痛点。

儘管这项功能,并不是超级困难,李致纬说,也许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调整好,可是这「江湖一点诀」,其实是技术人员需要具备对产品的热情,才能够发现的。「如果都不让工程师做菜,说真的,大家都不知道痛点在哪裡。」

工程师一定要对产品热情

从爱料理目前的团队规模来看,10名左右的工程师,其实人数已经不少,不过李致纬认为,在产品开发的过程中,不见得是複杂的技术才难写。以爱料裡的萤幕持续显示功能为例,他觉得不一定每一个iOS开发者都晓得能够这样做设计;就算知道了,也可能因为缺乏对产品的敏锐度而忽略。他有些遗憾地说:「台湾很多明明东西不输给别人,但是在这样的细节上就是会慢半拍。」

而爱料理想到用来唤起员工对产品热情的方式之一,就是举办开伙日,儘管,公司没有强制每个人参加,却已经让不少工程师主动加入。「花一点钱就可以买到的食物,为什么有些人会愿意用两小时时间在家裡煮菜?『我认为,这是因为做菜就是一种成就感的实践。』」李致纬进一步解释。所以,料理这件事,是一种学习,「爱料理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其他既有的服务,而是如何让使用者从其中找到热情」。

自己从国中开始写程式,曾获得苹果、Google奖学金,大学念的也是政大资讯科学系,一路走来,李致纬都和写程式脱离不了关系。甚至,他曾经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只会想当工程师而已,没想到,却意外走上创业之路,甚至变成技术团队的领导者。

技术管理就像「行军」

「我一直想做有影响力的事情。」他说,倒是不见得非得要创业,例如说在Google的Gmail团队裡工作,虽然不是创业,就可以影响很多人。不过,既然意外变成自家创业的公司的技术长,针对如何管理团队,他也有自己的尝试,用「行军理论」指挥工程师。

不过,他坦承,其实以技术长的角度、学习如何管理团队这件事,真的很不容易。「对人才来说,你要管他是很烦的;比较好的状况是,你要让他知道,到底你来这边是干嘛的。对工程师来讲也是一样,到底我们的目标是什么。」他举例,如果很明白的告诉大家说:「我们的目标,是要增加订阅数。」那么,就算他以主管身份提了一个方向,例如:加强串接脸书API,团队裡的工程师也会提出反驳,告诉他,透过手机号码可能会是更好的做法。

李致纬强调,「所以管理的重点就像行军。」你要清楚知道,公司长期目标是什么,「例如走这条路,距离比较近可是容易饿死;另外那条路,有粮食,却得长途跋涉」,让大家明确知道公司发展的情况。

他表示,自己在学习当技术长的过程中,实在犯过不少大大小小的错,所以知道,「一个好的管理者,应该要帮大家移除路障。」不过,有时候乱调度也会造成问题,不见得比较厉害。「例如我小时候玩电动,最喜欢派一、两隻哨兵先去探路,最后再派大军压境。」李致纬说。

台湾缺乏真正资深的工程师

身为一名工程师兼管理者,李致纬在访谈中不断强调,他无法给工程师真正的职涯建议,因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但他的观察是,「台湾有太多工程师,会卡在0到1这个阶段。就算有10年经验,却是在许许多多一年裡,重複做著相同的事,累积相同的经验。」

他说,你能想像一名Google工程师连续负责同一项任务10年吗?Google+虽然不算成功,但就他知道,Google在开发产品时,就以一千万使用者的规模在做规划。

「台湾多数人,都是一年到两年经验,然后到不同公司重複利用技术,即便成为即战力到下一家公司,做的还是一样的事情。但『上去』这件事情,是台湾现在最需要的。」李致纬说,我们需要更多A轮以后的团队,孕育出更多工程师,或者说,台湾需要一隻真的独角兽团队。

他期许爱料理,也能成为这样培养人才的公司,因为太多junior工程师一下就放弃了。台湾虽然有Appier、KKBOX这些不错的公司,但数量还是太少了。

「我最近满喜欢的一个说法是,创业就是走一条比较不常走的路,当你要把事情做好,你一定会捨去掉一些正常的事情。」李致纬说,对他来讲,因为追寻理想,失去一个正常的大学生活,是一件让人满遗憾的事情,可是,「既然创业了,头都洗下去了,就要拥抱这个挣扎,没有任何人可以扶持你。」

 

资料来源/数位时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