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女性应该把成功归功于自己的实力

杨澜一直被视为新时代女性的代表,是知性女性的典范。她主持节目、制作节目、开公司、做慈善、设计珠宝,她总是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反而喜欢不断打破自己的局限。作为公众人物和女性企业家,她总不免会遭遇外界非议。对此,杨澜却很潇洒地说,她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会去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

HBR中文版:你是如何考虑阳光媒体集团的业务布局的?

杨澜: 这是一个逐渐探索和清晰的过程,刚开始我只想做媒体,偏重于原创和内容产业方面,所以主要业务集中在影视制作方面,慢慢扩展到大型文化演出的制作,进而扩展到文化旅游方面,然后又发展到女性社区领域。

HBR中文版: 从媒体人转型为企业家这个过程中,你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杨澜: 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自己的局限,比如我最开始是在中央级的媒体平台上工作,所以转型后会有一些媒体人的清高,但是做企业需要顾及到各方合作伙伴的利益,因此我得突破自己,转变心态。

HBR中文版: 在转型过程中,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杨澜: 一是同理心,在做企业的过程中,经历了各种付出和坎坷,我了解到做企业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这让我在心态上做到真正平等和有同理心,只有这样,合作才会越来越持久。基于这种尊重和平等,我们和一些合作伙伴有着长达 10 年以上的合作。

二是韧性。阳光卫视被售的经历让我觉得韧性实在太重要,它是每个企业家都应该必备的一种生存技能。

HBR中文版: 你在职场里遇到过性别方面的偏见吗?

杨澜: 我没有经历过职场性别歧视,但我感受到过。我觉得这很不公平。就我自身而言,我没有那么敏感,也不在乎这些事。 比如,当我们需要跟另外一个团队去竞标一个大型项目时,我会全力以赴拿下项目,而不会被别人的态度所左右。别人怎么看,不重要,因为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开心。

HBR中文版: 所以,你不在乎外界如何评价你?

杨澜: 我不在意。一个人如果过于在意别人的评价是很容易迷失的。当有6个人告诉你往左的时候,一定还有4个人跟你说要往右,如果你做事是为了他人的认可、欣赏或赞美,你会很容易失去自己的道路。

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国外,女性在接受培养的过程当中,总是被教育去取悦别人,作为一个女性媒体人更是如此,因为你的作品其实是在不断地受到社会评价。所以,我觉得要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 如果你觉得值得去做,那就去做,不用顾虑太多。

HBR中文版: 你有创业经历,也接触过不少女性创业者。你觉得女性在创业过程中普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

杨澜: 我在做女性研究过程中发现,虽然女性占了创业者的 1/3 ,可是她们的融资能力和她们真正能够获得的资金只有 10% 左右,远远比不上男性创业者。为什么呢?

一是在战略思考方面,很多女性都会很谨慎。比如说很多女性创业者都是根据内心的热爱和需求去选择目标,比如说她很爱美,就会想着去做美容院或者开创配饰的品牌,但是她很少去设想长远的局面。

二是过于谨慎,很多女性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更多选择,她们都自觉地选择做小而美的事情,而其实她们完全可以把商业扩展得更大,但是一开始她们不敢大胆设想。 而男性通常都会大胆设想,所以他们在融资时,就会描绘一个可观的未来,尽管他们不一定能够实现。

三是不够自信。比如说,一些成功女企业家们在回答为什么会成功时,往往都很害羞地表示:“我只是幸运而已。”她们应该学学男性,把自己的成功归功于自己的实力。在这方面,男性都会很自信或者起码表现出自信的样子,而女性往往很害羞和自卑,喜欢把自己的成功归因于环境、家人、机遇等条件,而很少归功于自己。

HBR中文版: 你经营阳光媒体集团18年期间,你的管理风格发生过哪些变化?你是哪种类型的老板?

杨澜: 我觉得,随着企业发展阶段不同,管理者的管理风格是需要随时进行调整的。从我做企业以来,我的管理风格也在不断变化。 在这中间,最大的变化就是我越来越果断,也更加容易得罪人。 之前,我会比较犹豫,比如团队的方法不对,我会继续给他们时间去改变;团队成员不合适,我会愿意继续给他们机会。但我发现,一件事情如果是错误的,绝不会因为时间的延展而变成正确的,因此,必须立刻纠正。

HBR中文版: 你的媒体从业经历对你的管理有帮助吗?

杨澜: 非常有帮助。我做《杨澜访谈录》时,采访了900多位企业家、导演等各类名人,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是领导者。 在这过程中,我发现他们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对于人性的体察和对于市场需求的敏锐捕捉。 比如,成功的企业家们都会敏锐捕捉世界的变化,预想到两三年之后企业的生产模式和运营模式的改变,然后去改变自己所提供的产品。

我慢慢就对领导力有了相对平衡的看法。 我发现领导者最重要的特质是,前瞻性和对于市场变化的敏锐把握,其实也是对于人性的敏锐把握。

HBR中文版: 你挑选团队成员的标淮是什么?

杨澜: 企业成长过程当中最难的一件事就是选人。 我最看重的、排在第一位的标淮是诚垦, 这样的人即使学习得慢一点、轴一点,只要有基本的诚信,就不会有大偏差,不会给企业带来灭顶之灾。他的职业操守是值得信赖的。

第二个标淮就是进取心,也就是所谓保持饥饿感(stay hungry)。我一直有这种“饥饿感”,因为并没有人给我保底,我必须要不断往前冲。特别是当企业还想去冒一定风险的时候,就需要团队有向前冲的干劲和精神,这对高管们来说尤其重要。

第三个标淮是对于新鲜事物的敏锐性。没有谁掌握的知识是一劳永逸的,每个人都需要不断地学习、更新。有些人如果他的知识过于陈旧,我会认为,这个人可能不是一个敏锐的学习者。

HBR中文版: 你是怎么一直保持好奇心的?

杨澜: 我每天会看大量的新闻报道,然后跟不同的人接触。一是因为我天生如此,我对新鲜的人和事都有好奇心。

二是因为职业的训练,在我采访过程中,我都是带着问题去做功课,再带着问题去采访。每次如此,这样的职业训练也让我养成了一直有好奇心的思维习惯。

 

资料来源/创业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