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苏联的穷小孩,凭什么把公司190亿美金卖给Facebook?

43年前,在寒风刺骨的冬天,一个新生命诞生在苏联体制下的乌克兰家庭,当时没有人会想到在 多年之后,他会在共产体制的另一端 — 自由开放的美国社会取得成功,并成为了一个亿万富翁,他就是我们常用软件 WhatsApp 的联合创始人 Jan Koum。

自小贫困童年磨练出吃苦耐劳的性格

Jan Koum 从小家庭就非常贫苦,苦到连水都缺乏,学校也相当落后,没有一间室内厕所可用。

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寒冬中,幼小的 Koum 为了上个厕所,必须在冰天雪地裡浑身打冷颤,徒步穿越操场。

16 岁时,他和母亲一起移民到美国,在加州一间小公寓安顿下来,日子依然过得相当辛苦。

他们的生活支柱,靠母亲帮忙做保姆赚取家用,Koum 帮忙杂货店打扫,勉强维持温饱。后来母亲确诊罹癌,他们便倚靠社会救济所发放的粮食券维生。

幸运的是,Koum 的求知慾不因经济状况而退缩。高中时他对电脑产生好奇,他先在书店买操作手册,读完后便办理退货把钱拿回来,凭着自学成为电脑达人。

刻苦耐劳,这样的精神就是在这样艰辛的成长环境下逐渐培养出来,让他后来创办 WhatsApp 时虽遇低潮,总能咬紧牙根挺过。

在早期的工作中认识到创业的同伴

高中毕业后,Koum 在上帝的照顾下获圣荷西州立大学录取,并在知名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 (Ernst and Young) 半工半读,担任资安人员。

 于1997 年,因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安排,Koum 认识了 Yahoo 早期的员工 Brian Acton。

Koum 就事论事、讲话直接切入重点的个性很快得到 Acton 的好感,加上两人都是极限飞盘运动的爱好者,自然而然便建立起私交。

六个月后,透过Acton的引荐,Koum转职到了Yahoo服务,两人的互动变得更加频繁紧密。

2000 年,移民美国后一直与 Koum 相依为命的母亲,终于不敌癌症去世了。由于父亲更早于 3 年前离世,母亲的离开让 Koum 忽然之间,变得孑然一身。

Acton 作为他的好友,逢年过节总邀请 Koum 来家裡聚会,也拉着他走出户外一起去滑雪、踢足球、玩飞盘,陪伴他度过了身处异乡,倍感孤单的时期,为彼此日后的事业合作,奠定深厚的信任基础。

抓住 iPhone 崛起的商机

Koum 在 Yahoo 一待就是 9 年,到后来已经晋升为基础建设工程部经理。

2007 年,他与 Acton 一起离开了公司,共赴南美旅行,旅行回来后,两人到 Facebook 应聘工作,却惨遭拒绝。

然而,这项失败的求职经验,反而促成他们俩走向自行创业,成为生命中极大的祝福。

2009 年 1 月,Koum 买了一隻 iPhone,他很快发现,裡头的 App 商城随着 iPhone 的热销,将成为一个商机蓬勃的新兴市场,令他跃跃欲试。

Koum 随即展开高超的行动力,在 2 月 24 日,也就是他的生日当天,成立了公司 WhatsApp,名字的灵感源于发音听起来很像 What’s up

虽然 Koum 的动作很快,但 WhatsApp 最早的定位并不清楚。

Koum 只是单纯有个想法,希望智慧型手机的使用者在察看通讯录名单时,可以在每个人的名字旁边,看到目前的状态,例如:「我正在健身房、不便接听电话」,或者是「我正在讲话中,请稍后再拨」。

但是市场反应泼了他们一桶冷水,Koum 简直灰心到想直接放弃,幸好 Acton 从旁不断鼓励他,最后他们发觉,使用者的状态之所以有价值,在于这项资讯具有即时流通的功能。

在 Koum 放手一搏下,WhatsApp 转型 (Pivot) 为通讯服务提供者,2009 年 11 月正式于 iPhone App 商城推出WhatsApp 测试版,两个月后,因应市场需求殷切,黑莓机版本也跟着推出。

 在那个时候,市场上还有其他免费的通讯服务软体,例如黑莓机的 BBM,但仅适用于黑莓机,流通上受限,另外还有 Google 推出的 G-Talk 以及知名的 Skype。

但 WhatsApp 凭着不须额外注册帐号,仅用手机号码即可登入使用的设计,一上市便广受欢迎。

「我们并不是透过广告而营利的公司,所以我们并不需要去了解使用者,收集他们的个人资料。」Koum

因此 WhatsApp 不会要求你花时间建立人际网络,也不会询问你的名字、性别、地址、年龄等隐私。

只要你通讯录裡的联络人有安装 WhatsApp,这些人就会自动被标示出来,你们之间即可立即传送讯息,且过程中不会受到任何广告干扰。

「简单、安全、快速」让 WhatsApp 像旋风般席捲全球,推出一个月内,使用人数便高达 25 万人。这对任何一个流通于智慧型手机的应用程式而言,都是一个惊为天人的数字!

到了2012 年,WhatsApp 每月用户数已经拥有 4. 5 亿了,结果后来大家都知道了。

 

在 2014 年,Zuckerberg 的创始人与 Koum 达成协议,WhatsApp 以天价 190 亿美金卖给了 Facebook。

尽管他晋身有钱人的行列,从小到大养成的节俭习惯与低调作风却未曾改变。

接受媒体採访时,他以洗旧 T-shirt 搭配泛白牛仔裤,朴实而自在地现身镜头。

他依然住在以前的房子,仍旧窝在那个不起眼的办公室。

唯一改变的,是他捐款给慈善机构时,手头不再拮据。

在 WhatsApp 被收购几个月后,Koum 低调地捐献了 5 亿 5,600 万美元给硅谷社区基金会,把他的幸运与有需要的人们一起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