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商愈高,成就越大?罗辑思维:追踪1万6千名儿童,35年后的答案是...

智商愈高,社会竞争力就愈强吗?
为什么我对创新和创造这个话题这么感兴趣?就是因为它太神祕。我们一般都认为,创新和创造出于人的大脑活动。大脑很轻,只有1500公克,而且每个人都有。但是,这裡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别看脑科学搞得热热闹闹,其实到现在进展还是有限。

前不久,我在一个微信群组裡看到一篇文章,叫〈人类的脑科学还缺乏一个牛顿〉。什么意思?在牛顿之前,人类的物理世界是一团糟,直到牛顿出现,在黑板上写写画画,写下那么几个公式、几条定理,于是万物归位,複杂的物理世界,就变成了简单的几个原理。

人类的脑科学也是一样。各式各样的研究成果车载斗量,但是连一些基本的东西都还没搞清楚。比如人类的大脑裡面,到底有多少个神经元?有人说120亿个,有人说800亿个,还有人说1000亿个。连这样的东西我们都没搞清楚,何况那些更高级的大脑神经活动呢?比如知觉是怎么来的?情感是怎么来的?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就更搞不清楚了。而创新、创造这种人类大脑最简单的活动,到底有什么机制?我们依然一片混吨。

但是人类的科学有一个特点,就是搞不清楚它的内在机制没关系,还有一种研究方法叫「灰箱研究法」,就是根据输入和输出,总结出一种规律。

从十九世纪开始,人类有无数科学精英,都在搞这套东西。其实,我们从小就知道这个现象:有的同学就是学什么会什么,就是有创造力,有的同学看起来却是笨笨的。能不能透过我们已经掌握的进化论原理,把这种优生优育、智商高的人的基因往下传?

所以,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上半叶,全世界都流行一门学问──优生学。而优生学的底层逻辑,其实有那么一点点残忍。现在,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了,大家生活水淮提高了,那些笨家伙原来应该被饿死的,可是现在饿不死了,侥倖逃脱了进化论残酷的「天择」剪刀。怎么办呢?你本人可以继续活,但是别生孩子了,把生孩子的权利交给那些聪明人、优秀人种吧!这样数代之后,人类的整体素质不就提高了吗?这就叫优生学,或者叫「积极的优生学」。

这套原理在今天看来简直惨无人道,就是搞歧视,但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德国纳粹的理论不就是这个吗?德国人的雅利安人种、北欧人种是最优秀的,法国人、义大利人、西班牙人这些地中海人种差得好远,再往东边的斯拉夫人就是垃圾,更不要说什么中国人了,这些人种都不行,最好都淘汰掉。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些搞优生学的科学家是相信纳粹主义的,他们是本著一种非常严谨的科学态度,觉得自己是带著全人类的正义感在研究这门学问,只不过今天在政治上已经不正确了。

其中一个人叫推孟(Lewis Terman),这个人不是德国人,也不是纳粹,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人,而且他一生做的事都带有强烈的商业味道──智力测验。如果我们把人的大脑看成一个灰箱,想办法搞出一套客观的标淮来进行测试,这样不就可以把人们区分出级别了吗?

比如,75分以下,干点粗活就行了;75~85分的人,可以做技术工种,比如理髮师;85分以上的人,应该去搞创造性活动。如果你想出人头地,成为社会精英,你的智商一定得是115分、120分以上。推孟一辈子就想搞出这么一个计画,不仅是一个科学研究,也是一个商业项目:每一个人生下来之后,长到一定岁数,就到他那儿测一下,拿一个分数,然后进入社会分工。

如果这套方法可靠,那还了得?整个人类社会的协作成本将会大幅降低。我们今天大量的工作都是在甄选别人,如果智力测验可靠,那大学就再也不用进行入学考试了,直接按照这个分数录取,大公司招聘也就简单了。

当然,推孟本人是一个非常严谨的科学家。在那么早的时代,他就做了可说是当时人类最漫长的一个社会实验。这个实验从1921年开始,一直做到他去世的1956年,前后长达35年。

这个实验是怎么做的呢?他先跑到美国加州,选了一万六千个儿童做智力测验,其中1500个儿童的智商在151分以上。他帮这些儿童建立了档案,然后长期追踪。这些儿童甭管是上学还是工作,是跳槽还是升职,或者发表一篇论文,全都追踪记录,一直追踪到1956年。此时,这些人的岁数已经挺大了。

他得出三个结果。第一,这些人的平均创造力,并没有优于平常人。第二,这些人的智力虽然都很高,但是有的人还是混成了今天说的鲁蛇。他们做著普通的工作,甚至还有住进精神病院的,这怎么解释?

更要命的一点是,他淘汰的那些儿童当中,反而诞生了两个诺贝尔奖得主。而且更有趣的是,也许推孟在长期追踪的过程中,跟这些小孩建立了感情,或者他也希望这些人有更好的成就,所以在漫长的35年中,他经常跳出来帮助这些人,帮他们上好学校或找更好的工作等。

即使这样干涉,实验结果仍然令人失望。推孟临死的时候,留下这么一句话,应该被我们认真的汲取:「看来智商和社会成就没有什么关系。」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