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麵包屑」商机,QSearch创办人周世恩:资料科学描绘出真实的社群样貌

「锁定Facebook资讯,分析粉丝专页蕴藏的讯息。」Qsearch共同创办人兼技术长周世恩的创业主题,曾经成为台北市长柯文哲当年选战的参考利器,一圆参选梦;如今,则是品牌、媒体、NGO的合作伙伴,举凡《天下杂志》、《商业週刊》、《食力》都是爱用者,甚至也和学术单位:台大经济系、中研院资讯所合作发表学术论文。

其中,QSearch和《天下杂志》今年二月共同发表的文章,分析现任立委与国民两党主席的Facebook互动情况,发现除了统独讨论外,同志婚姻议题已成为社群形象的关键新闻,这样的跨界合作在网路社群上引发不少讨论。

创业跟资料科学是两回事

现在看来,QSearch在Facebook的中文搜寻领域,确实已达成某些成绩。但对从大学开始「玩资料」,如今已28岁的创办人兼执行长周世恩来说,这段过程想起来仍有些可怕。

「创业和资料科学真的完全是两件事。」他回忆,自己从2012年开始抓取网页,一直到后来念了台大工程科学与海洋工程研究所,这段期间光是主机成本,每个月就要付出10万左右,「对学生来说真的压力会很大。」

回忆当年的创业过程,他表示,脸书从2010年开放粉丝页服务,而QSearch从2012年开发搜寻引擎,有了不一样的机会认识这个新世界;直到2013年,有能力分析更多粉丝页数据时,发现这个世界跟想像不一样,每个人都生活在自己的同温层中。「面对如此高度变化的世界,不只是心态要改变,技术能力也得跟上社群网站使用的量。」

而到了2014年,他们正式创业后,QSearch的固定成本成长了好几倍,每个月要支出几十万元,光是这样「蒐集资料」的过程,钱,不知不觉就丢出去了。周世恩用dirty work来形容这样的岁月。

「你必须不断验证自己的程式能抓到正确的资讯,才有办法带来真正的价值。」他说,光是这样来回调整,蒐集资料的过程,足足有一年半以上,什么分析都没开始,还要担心能不能产生效益,这时候真的知道,「创业跟资料科学,是两件事情。」

周世恩笑说,他也很想鼓励更多资料科学领域的同好出来创业,可是若还在唸书,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愿意拿钱出来养一堆机器。「儘管,以资料科学为主题的创业是很有潜力的。但你要撑得够久,用时间来换资料量,要很有耐心。」他说。

至于该怎么做,能够从海量的资料裡「捞金」,找到适合的分析目的与创业方向,周世恩说,他认为最好可以先去垂直产业裡打滚一阵子,才有办法真正了解各领域的需求。例如刚转职到QSearch的资料科学家赵维孝,本身除了是中央经研所毕业,过去也在媒体担任研究员,就会比较知道NGO、媒体客户的分析需求。

他认为,有资料处理能力的人,可以试著去学习产业结构,例如,先去电信业工作,可以降低很多沟通成本。「当更多人愿意投入这个领域,愿意用数字来表达一件事,代表的是一种态度和思维。」周世恩强调,这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想靠资料科学创业,建议先去垂直产业体验

不过,对QSearch来说,公司从一开始几位创办人自掏腰包的10万元规模,到现在累积不少企业客户,以创业阶段来看,应该可以尝试融资,继续往前迈进,不过却一直没有传出消息,周世恩自己倒是有不同解读,表示目前倾向的方式是在每个产业、主题的合作客户中,挑选适合的产业领袖对象做为投资人伙伴,对于公司的整体发展比较有帮助。

毕竟,根据QSearch统计,目前光是台湾相关的Facebook粉丝专页,大概就有70万个,平均一天能产出13至14万篇贴文,周世恩认为,光是了解这些粉丝是怎么样的一群人,就能有很多不同的变化方式。

他举最近合作的NGO,绿色和平组织为例。透过QSearch分析自家粉丝专页之后,能够知道粉丝还对哪些议题、话题有兴趣,进一步改善自己的行销方式与宣导手法,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QSearch认为,进入新行销世代裡,网路社群就像潘朵拉的盒子,装有许多惊喜。但要能找到适合的盒子,就得从许多「细微麵包屑」中,抓住商机。

「以品牌来说,他们已经有太多自己的数据需要蒐集,例如商品量、客户资料等等,在人力和资源都很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就能适时帮忙分析社群网站这一块的内容,因此,资料科学专业团队是很有存在价值的。」周世恩说。

就像运动场上,有球员跟球探,资料科学团队的任务,或许更接近后者。「我们希望帮助各行各业的人,做好他们原本想做的事情,增加彼此的生产力。」周世恩说,

 

资料来源/数位时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