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醉到「红灯亮起」就只能被五花大绑!一个资深座舱长给喝酒旅客的真心忠告

红灯警示风暴

打开报纸,又是一则酒驾撞死人的新闻。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怎么说了这么多次,还是有人不听呢?

这是在陆地。如果是在飞机上酒喝多了,又会造成什么悲剧呢?

平常在路上看到红灯,你会有什么反应?警戒、小心、停止,是吧?不然危险可能就要发生。而在我们的飞行服务中,也是以「绿、黄、红」三种灯号来代表喝酒闹事的乘客等级,方便空服员之间相互通知,以做出最适当的处置。

一旦「红灯」亮起,那就是极危险等级,但我们当然都希望不要发生这个状况,不然最后往往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啊!

黄灯闪,众空服员要当心

由台北前往旧金山的航班,航程有时候可以长到十二、三个小时,机上閒著没事,酒类饮料又是不用钱的,很多乘客当然就是狂喝打发时间。

在飞机上酒醉的速度会比地面上快,但乘客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就在服务告一段落的时候,美籍空服员黛安娜神色紧张地跑来头等舱找担任当班座舱长的我,说:「座舱长,三十六C的美籍男性乘客在供餐过程中喝了一点酒,但酒力不佳,有酒醉的现象,开始大骂他旁边的乘客,让周遭的旅客很不舒服,可能需要座舱长去处理。」

是啊,飞行这么多年,不知见过多少位酒醉闹事的乘客了。座舱长在这种时候很好用。

三十六C的乘客是二十九岁的鲍尔先生。他喝了酒,又吃了想让自己在飞机上好好入睡的安眠药──天啊!这是多美好的混搭。然后他觉得头痛,人不舒服,却又一直要酒喝,讲话愈来愈大声,乱骂邻座的乘客。

还好当天还有空位,我先调离邻座的乘客,减少纷争。接著对他说:「鲍尔先生,请您喝水,我们无法再供应酒给您了。请您好好休息。」

并且告知所有空服员:三十六C「黄灯」亮,停止供应酒类饮料,以防止乘客到达红灯警戒线,同时,乘客已有不恰当言语行为,需要留心。

红灯亮,为了安全只能五花大绑
机舱进入了夜间休息模式,灯光很昏暗,突然,鲍尔先生闯入了商务舱,从身后熊抱日籍空服员美智子,并跟她讨酒喝。

我给了他严正警告。

「鲍尔先生,你这是严重的性骚扰。如果你不守规矩,下机后,你等著见警察吧!」

鲍尔先生却只是傻笑著,还想要夺走商务舱厨房裡的红酒。

我沉下脸说:「鲍尔先生,停止。回到你的座位,你已经不能喝酒了。」

经这一番严厉斥责后,他终于回到了座位上。然而,他并没有安静太久,又开始大喊著:「我要喝酒,给我酒!」然后发疯似地狂骂,甚至殴打了附近的乘客。

从他无礼地熊抱美智子开始,我便将他的行为一五一十地向机长报告。这时,为了制止鲍尔先生的疯狂行为,我先协同附近有能力协助的旅客压制住发酒疯的他,接著向机长报告。 机长说:「给他上铐,绑住他吧!」

是的,为了避免伤及无辜,我们逼不得已而必须以手铐、脚铐,把他绑在座椅上。机上有警用的那种手铐,至于脚铐则是以綑绑电线用的扎线带充当。

我真的很不愿意这样把乘客五花大绑,但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鲍尔先生已越过「红灯」警戒线,为了整架飞机上乘客的安全,不得不如此啊!

接著我再度报告机长:「三十六C酒醉闹事、熊抱性骚扰空服员并殴打乘客的鲍尔先生已被五花大绑了。」

「好的,下机后会有警察上机处理。继续观察。」机长回应。

「你确定同意我脱下你的裤子吗?」

像这样的意外事件,在地面上可以很快便解决,但在飞机上就是持久战。我们所有空服员都必须耗上极多的时间,一方面要服务其他乘客,一方面还得和这位酒醉乘客耗著,以防止更多伤害发生。

就在只剩一个小时便要降落旧金山时,「我要上小号!」鲍尔先生在半梦半醉之中说。

基于人道,机长同意解除脚铐让他去上小号。但手铐不能解开,以防止他又乱攻击人。

当天的航班,我是唯一的男性空服员,所以负责带鲍尔先生去厕所。

但是,双手被铐在背后的他,要怎么把家伙掏出来上小号呢?

于是,我徵求两名乘客协助我,一起带著上铐的鲍尔先生去洗手间。在两个证人的面前,我问:「鲍尔先生,你确定同意我脱下你的裤子,掏出你的命根子上小号吗?这不是性骚扰喔!你要确定是你同意的喔!」

已经憋尿很久的鲍尔先生连忙说:「我同意,我同意,快点替我把裤子脱下,掏出我的武器,我要尿了!」

「OK,两位乘客,你们都是证人,都听到了,都见证了这一刻喔!」

他们两人说:「是的,座舱长没有性骚扰,是鲍尔先生要求座舱长脱下他的裤子,替他掏出命根子尿尿。」

「好的,鲍尔先生,你现在可以尿了。」

我很小心地处理这件事,因为我并不想在事后被告性骚扰。

然后,同样的证词再说一次,我替鲍尔先生收回了武器,穿上裤子,回到座位继续上铐。

这样的事是偶发的意外。然而一旦真的遇到了,身为空服员也只能硬著头皮处理啊!

连FBI都惊动

一直到飞机降落在美国旧金山的国际机场,鲍尔先生都一直处于半醉半昏的状态中。

机舱门开了,美国的联邦调查局干员(FBI)一上机,听我简述鲍尔先生在航程中所发生的意外之后,二话不说便把还在半梦半醒之中的他带下了飞机。我则要求被殴打的乘客必须先留在机上做笔录,以证明鲍尔先生的罪状。

鲍尔先生在收容所过了一夜之后,被判了刑:五年之内,不可搭乘任何商业类型的飞机。 他家在美国东岸的纽约,但当天是降落在西岸的旧金山,可以想像这对他来说是多严重的处罚啊!

在飞机上喝酒是可以放鬆、愉快,但是适量就好,以免饮酒过度,越过了红灯警示线,反而乐极生悲。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