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上主管,手握经济能力和权力...为什么40岁的大叔,正成为社会上最碍眼的一群人?

日前和几位政客讨论政策议题时,谈到另一位「曾是」型男的民代,大家在研究是否有可能找他帮忙推动。其中一位政客是这样评论的:「他已经不是型男了,是臭臭的阿伯,这种可以改善形象的案子,他应该会愿意帮忙吧!」

一讲到「臭臭的阿伯」,话题马上转变,这群中年阿伯政客开始认真讨论男人为啥会开始让人觉得「臭臭的」。有位知名度不低的与会者,指出一个常人没考量到的关键差异,就是:

「因为阿伯没有想像空间了。」

这话让许多在座的「阿伯」连连点头,大表认同。不过其中深意,或许并没那么容易理解。

今年有些分析「中年男人为何会被讨厌」的主题文章受到广泛转录。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我身边在转这些文章的,通常就是中年上班族,而不是最常出言批判中年男人的OL或学生族群。

若深思其中缘由,不难察觉这些中年阿伯在平日嚣张的外表之下,内心还是蛮脆弱的。但阿伯讨人厌之处,除了这些文章中提到的「油腻」「性骚扰」「硬装年轻」「替恶习找理由」之外,还有更根本的结构性问题,也就是「没有发展潜力」。

40岁以上的阿伯,经常会让人觉得没啥可能性,「就是那样」。不论是个性、事业、外表、内涵,即便仍有成长,那成长也很微弱;但像是身材崩坏、学习停顿、大脑僵化等往下堕落的威胁,则是与日俱增。

简单来讲,当你看到一个年轻的胖子,你或许还能客观的推论他将来有可能变瘦。同样的,一无是处的年轻人,也还可以学、还可以磨练,你总能帮他找出一些可能性。

但中年的胖阿伯呢?一无是处的中年阿伯呢?多数人可能就没有这种耐性和宽容了。

那位提出「阿伯没有想像空间论」的政客补充:「而且臭掉的阿伯很少会发现自己很臭,还是会找出自己香的地方。但越找,看起来就越臭。」

但这算是对于年龄的歧视吗?我认为不算。外人不「再」给机会,往往是因为自己错过了太多机会。

十几岁时是个糟糕的人,是因为还在学校阶段,还在家庭保护下,所以大家会给你机会。

二十几岁时刚出社会,还在透过碰撞来学习成长,所以大家依然会给你机会。

三十几岁逐渐成熟,但经济自立与筹组家庭的压力接踵而来,一时站不稳,大家还是会给你机会。

但四十岁呢?好像已经找不到什么理由,原本可以被原谅的事,就都不能被接受了。但大多数的阿伯都没意识到这点,就放著让自己越来越「臭」,臭到失控,已到中年,却仍以为自己是个男孩。这种误解,是一种不负责任,也是种道德错误。

这不算年龄歧视,那算性别歧视吗?

我认为这也不算是对于男性不利的性别歧视,因为在人生的大半段时间中,男人都相对女人有社会优势,而女人中晚年的强势,只能算是女人找回自己应有权益的方式之一。

所以那些臭臭的阿伯,不是被歧视,单纯就是爽日子过多了,就这样活超过了社会容忍的界线,一没注意就掉入地狱。当然,他们之中多数还是掌握了社会与经济上的实质权力,因此仍以碍眼的父权角色存在,更成为其他族群批判的共同目标。

那该怎么解决?

因为权力不对等,阿伯常听不进去来自其他族群的批判,反而会觉得「他们不懂人生的醍醐味」;也只有来自其他「更有醍醐味的阿伯」的批评,他们才有可能接受。所以不论是在职场或生活中,如果出现让人讨厌的臭臭阿伯,最好还是由「香一点」的阿伯去出面指正。

这也是今年一系列批判阿伯文受到欢迎的原因,因为这些文章的多数作者(或预设的发言立场)都是阿伯,由阿伯来骂阿伯,不但外人看得痛快,也能让阿伯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困局。

进一步来说,台湾的许多行业,都已出现人事流动停滞的状况。不少业别(如金融)在这十年之中,其从业者平均年龄正好就是多了近十岁,宛若时空冻结。这个安稳的大结构让人怠惰,也让许多人在不知不觉中臭掉。

当然,真正的改善之道,并不是出几篇文章骂一骂,就能让阿伯「不敢油腻」「不再性骚扰」「不会硬装年轻」「不再替恶习找理由」,而是阿伯自己要认真想想,还能创造出什么「想像的空间」。

其实问题的核心,或许就是在于阿伯「以为自己有想过」和「以为自己想得很透彻」这两件事吧。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