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穷人捐献教育造福族亲 黄世务为善不遗余力

拿督黄世务的善举,小至帮助穷苦人家缴付医药费,大至捐献巨额款项作为办教育用途。与此同时,他不忘献身于黄氏公会,造福族亲。

有些人在苦痛经历中迷失自己,往后愤世嫉俗;有些人却能在经历苦痛后立志改变及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拿督黄世务在困苦的环境下成长,因而非常了解求助无门,等待希望的心情,于是20多岁时,他就许下心愿,有朝一日发达了,必定竭尽所能做公益,为社会弱势群体雪中送炭。

日子匆匆过了数十年,黄世务的生活不再捉襟见肘,生活已是安稳。但他不忘初衷,真切地兑现了当初对自己的诺言——奉献社会。

 

 

黄家上下慈悲为怀

体强力壮的黄世务如今依然管理自己的沙石事业,但这只占了他一半的时间,他把另外的一半分配给了社会公益。

在笨珍,经常有穷苦人家拿着医药费帐单拜访黄世务,请求他协助度过经济难关。无论是任何种族的家庭,只要证实为真正需要帮助者,拥有博爱精神的黄世务总是二话不说施予援助,他甚至长期领养一些困苦家庭的孩子,此等善举在当今的功利社会已经少见。

黄世务的义举之路并不孤单,只因黄家上下都是慈悲为怀之人。黄夫人及孩子或许受到黄世务的影响,每每从报章上阅读到寻求协助的新闻,总是透过网络银行户口或汇钱方式捐献出一笔又一笔的善款,从不求回报。

 

巨额捐献树人事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除了社会公益活动,黄世务也不遗余力地参与教育这项伟大的事业。他说道:“这些年来,我捐献给学校钱财不会少。”

位于笨珍的培群一校、培群二校、培群独等教育机构无一不曾受惠予黄世务的捐款,实为当地学子的福气!

众所周知,眼下经济放缓,市场惨淡,在这人人的荷包求自保的时期,黄世务的善心依然保温。他在今年捐出20万令吉作为10所学校打造精明教室的费用,每家小学各获一间精明教室,以提升教学品质。

至于笨珍的庙宇里,黄世务一人就担任了80%至90%庙宇的顾问,造福信徒。总而言之,笨珍人无一不认识他这号大人物!

 

带领族亲光宗耀祖

除了热心公益,华团组织里也少不了黄世务的影子,尤其柔佛笨珍黄氏公会在他的带领下,名望大幅度提升。

柔佛笨珍黄氏公会创立于1960年, 创会至今已有56年。七年前,黄氏公会原任会长不幸逝世,黄世务继而暂代会长之职务,直到理事会改选时,他顺理成章登上了会长之席。

黄世务接手公会后,有感公会需要招收更多会员,集合更强大力量共同发展公会,造福黄氏子弟及社会,因此致力于广招会员,迄今公会成员已从当初的200余名激增至300余名。

接着,黄世务观察到会所经过岁月洗涤已显破旧,带领会员进行重建及增建的工作。

他回叙:“当时会所是两层楼,我们在原址翻新重建,同时买下会所旁的产业,重建成有三家店面又三层楼面积的会所。”

筹建会所工程总共需要100余万令吉,若要从200多名会员之间筹集相当困难,而且筹款对象局限在黄姓人士,更是难上加难。于是黄世务打头阵,最先捐献出20万令吉,余额则靠他与会员到处奔波筹得。在多方的努力下,会所在一年以后竣工,屹立在笨珍至今。笨珍黄氏公会会所也是全柔佛第一家由柔佛苏丹主持开幕的会所。

掌管公会的第二年,黄世务起了举办“全国宗亲聚会”的念头。他计划邀请本地及海外宗亲前往笨珍参加笨珍黄氏公会创会53周年纪念。

黄世务说:“很多人都没有到过笨珍这个小地方,我就想借此机会介绍笨珍给大家认识。”

那一次的庆典上,邀请来了全国42个黄氏公会的宗亲代表,甚至来自新加坡及印尼的宗亲也远道而来共襄盛举。千人宴结束后,黄世务与理事会成员也带领着宾客走遍笨珍,让他们体验小镇的风土人情,无形中推动了小镇的经济。

黄世务的落力表现令黄氏宗亲刮目相看,那一次活动以后,马来西亚全国黄氏总会理事会改选时,他被推选为第一副会长。

如今黄世务接下公会已有七年的时间,他的下一个任务即是举办“世黄恳亲会”。此活动乃是全球黄氏子孙聚集的大会,每一年由来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黄氏公会举办。

黄世务说:“世黄恳亲会来到今年已经是第35届,曾在马来西亚举办四次。我想把这个盛大的活动带进柔佛南部,已经向全球总会提议并且已经通过,现在只是等待举办的排序。”

乍看黄世务的善举的受惠者为笨珍当地居民,然而我们必须明白,有了家庭才有社会,有了社会才有国家,每一个单位的发展互相影响,因此黄世务的无私付出,造福的何止是小社会,也间接地推动国家的发展,实在令人钦佩!

 

道路工程发展商无私献爱心

黄世务本行从事沙石供应行业及道路工程业已有数十年。他的公司拥有自家的罗里和机械,属于较有规模的道路工程公司。

90年代,笨珍因龟咯高尔夫球度假胜地迎来了不少就业机会和商机,黄世务成了此度假胜地工程的沙石供应商,而度假胜地一带的柏油道路,是他承包的第一项道路工程。

2007年,连日的长寿雨导致柔佛发生严重大水灾,因此进行防灾工作迫在眉睫。黄世务的一位巫裔朋友承包了抽沙防灾工作,他向他献议合作完成,对方答应。日复一日的抽沙过程终于到了政府所属土地的界线。

同一个时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际遇。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了不少商家的基业,但并没有影响黄世务。当年正值国家发展的鼎盛时期,政府颁布不少工程予发展商,而黄世务作为分包商也因此不缺业务。

当然,黄世务在道路工程业做了几十年,必也经历过不少困难,尤其在早期他承包来自小企业的工程,常常在工程完成后出现烂账,后期他实力更牢固时,他承包了大企业工程,情况才好转。

他说:“大企业在清账时速度比较慢,但最终是一定收到的。”

 

无后顾之忧,50%利润献公益

黄世务与太太育有二男一女,除了幺女尚在修念牙科,长子及次子继承了他的衣钵,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不在父亲公司门下,而是各自到外闯出自己的事业。

黄世务表示,两个儿子在16、17岁时就跟随他一起建筑道路,可谓是行业的老手。如今老大是一名沙石供应商,他的沙石来源供应就来自自己的父亲;至于老二,自从设计课程毕业后回来就从事道路建筑业。

黄世务说:“我原本觉得沙石业比较轻松,但他想做柏油路。他现在也发展得不错,业务越做越大。”

两个儿子的成就相信黄世务是老怀安慰的。父子三人各有事业,各享经济自由,谁也不牵制谁。孩子购房购车都靠自己,而他则把自己业务上的50%利润转为回馈社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