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製片刘品均:不敢尝试,怎么知道自己能问鼎奥斯卡?

2014年,由刘品均担任製片,探讨墨西哥毒枭与理髮师之间人性道德挣扎的短片《背道而驰》入围纽约翠贝卡影展。而该片2015年也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实景短片项目首阶段前10强提名。虽然和奥斯卡奖项擦身而过,她却心满意足,「那时候说影展可能去奥斯卡,就觉得是开玩笑,后来觉得,只要你敢梦,就有可能欸!」

「拍电影跟人生很像,你能克服拍电影裡的所有环节与过程,你大概就能克服人生很多困境,」洛杉矶著名的精酿啤酒工厂裡,在好莱坞担任製片的刘品均,吃著墨西哥小吃,衬著背景音乐,稍微吃力地说。

2014年,由刘品均担任製片,探讨墨西哥毒枭与理髮师之间人性道德挣扎的短片《背道而驰》入围纽约翠贝卡影展。而该片2015年也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实景短片项目首阶段前10强提名。

虽然和奥斯卡奖项擦身而过,她却心满意足,「那时候说影展可能去奥斯卡,就觉得是开玩笑,后来觉得,只要你敢梦,就有可能欸!」

刘品均从高雄到台北念书,台大社会系毕业,因为大三拍过朋友的作品,开始对影视製作有兴趣。

毕业短暂工作后,就加入电视剧《痞子英雄》剧组。2011年因缘际会在《少年PI的奇幻漂流》电影担任场务製片助理,并申请到加州艺术学院,念的不是导演或戏剧,而是製片。

「我对商业和艺术有兴趣、製片也是从剧本开发、募资、财务、到后期行销都得负责,我喜欢找资源,连结资源的感觉,知道找哪些人才,也要愿意求救,」刘品均笑说,美国是人才济济的地方,得训练自己的观察力,也要了解各国工作的人跟自己的差异。

刘品均遇过欧洲、中南美洲、墨西哥、韩国、中国人,但发现在片场,最关键的还是团队精神、领导力跟观察力,而且机动性得更强。

刘品均的弹性与适应力,是在美国训练出来。举例来说,她曾经到墨西哥找资金、也可能当天来回几百公里见投资人,更得随时有心理淮备移动到各地,「我们老师说我很无畏,年轻敢衝吧,如果都已经是年轻人却不愿意尝试,就真的没机会了。」

台湾人才,全世界最能拼战

她在加州艺术学院的毕业製作,被教授称为「不可能的任务」,是用35釐米电影拍摄二次大战背景下俄国故事,团队没有人是俄罗斯人,拍片场景又因为加州与俄罗斯场景相差太远,要找到适合地景拍摄是很大的挑战。

「为什么美国片只有美国人可以拍,台湾片只有台湾人可以拍?」刘品均反问,认为看事情不能有太强的既定观念,「我常常调适,不要这么快下定论跟限制自己。」

不管是《背道而驰》,抑或是她的毕业製作,刘品均都希望可以开启对话的空间,刺激更多思考。

因为她的求学过程,实际上是被选择题给简单划分,直到上大学念社会系,被一连串的申论题问倒,才开始培养自己对不同议题的敏锐度与思考。

有趣的是,请她谈文化衝击,刘品均却连结起台湾人的奋战精神,因为在美国,她才发现台湾人比世界各国的人都还要有拼战精神。

「我知道自己的根在哪,也不会侷限自己只能拍台湾电影,我想把台湾不服输的精神、比较核心的价值输出到世界,」她说。

啤酒工厂的音乐仍然震耳欲聋,刘品均声音也用力到沙哑,可是谈起电影、谈起台湾,在微冷的加州,带著一点温暖。

 

资料来源/天下杂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