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著名导演何宇恒 创意打造光影梦

“何宇恒”这个名字说出来并不陌生,但也有许多人会搞混,因为在演艺界里有两位同名同姓,一位是歌手,一位则是导演,但他们无论在外形和风格上都是风牛马不相及的。此次,接受世界杰出名人榜奖项的是著名导演,何宇恒。何宇恒导演在国际影坛有着相当高的知名度,他的作品更是许多国际影展和电影颁奖礼的常胜军,当中包括釜山国际影展、法国南特影展、香港金像奖、台湾金马奖等等。

不按牌理出牌

何宇恒,在许多人的眼中是个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更是电影界的顽童。他生于1971年,马来西亚人,毕业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工程系。何宇恒从小就喜欢电影,对音乐也有一定的兴趣。他从小就学习钢琴,后来也学了小提琴。之后,在美国念书的那几年,他也玩起了爵士音乐。他对身边的事务都表现着极大的好奇心,而这股好奇心也让他专研于他感兴趣的事务上,音乐如此,电影更是如此。

何宇恒为人特别坦率,对于他的职业生涯毫无修饰,特别坦诚。“当初选择在美国念工程系,也没有想太多,就觉得毕业之后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我在工作两年后,我就决定放弃工程师的工作。之后我对电影产生浓厚兴趣,专研之下就一直发展到现在了。”

询及对电影的热诚,他也非常实际与打趣地说:“其实当初也没想太多,就对电影感兴趣,之后就一头栽进去。本来也有在想,是否可以在电影圈活下去,毕竟我所拍的短片和电影,并不是市场上所谓的主流电影。不过,持续做着就做到现在了。”

一切从短片开始

何宇恒可说是马来西亚新独立电影运动的先锋者之一。在电影圈已经有16、17年,何宇恒从拍短片开始,当时候的他以一部DV录影机就开始了拍摄,而且当时还没钱买,该DV机是向朋友借的。“当时,我也是以玩玩的心态,找来几个朋友一起拍摄,我的电影生涯的开始,可说是玩出来的。”

“我的第二个作品《雾》,是由一群朋友,不要钱薪酬,帮我完成的。当时的我,只能够负责他们的三餐。后来,有位企业家出资马币一万元赞助他的电影,让他完成该部短片。我记得当时非常开心,并在想:这里的钱可以吃很多餐了!”

对于何宇恒而言,电影不应该被分为商业电影或艺术电影,因为在他眼中,只有好电影和坏电影。商业电影或艺术电影都有其可取之处,不应被过于分类或标签。他喜欢王家卫导演的艺术电影,也喜欢周星驰的无厘头,看似矛盾,但却没有冲突。

何宇恒从2003年开始,陆续拍了多部影片,题材多以社会百态为背景。他首部执导的短片《Min》,是叙述一位被马来家庭养育长大的华裔女子,在结婚怀孕后,蒙起了找回生母的念头。在俩人终于碰面之后,并没有上演相认或兴师问罪的戏码,而是满足地静静离开。没有洒狗血的戏码,却多了一份感动和写实。

刘德华出资  在国际崭露头角

何宇恒的电影类型一直不同,每一部作品都有着新的创意与突破,而他是在拍摄第三部作品《太阳雨》时,而在国际影坛上崭露头角。《太阳雨》是由明星刘德华出资提拔《亚洲新星导》计划的作品之一,而何宇恒是此计划受惠的马来西亚导演。

《太阳雨》是一套描述自我发现的公路电影,刻画人性的原始本质,同时亦反映马来西亚边缘社群的社会现象。故事讲述阿冬大考完毕正在放假,搭了巴士从小镇来到吉隆坡寻找失去联络的哥哥阿康。但刚抵达时就被人勒索,身上的钱所剩无几。经过一番转折终找到阿康。阿冬其实不清楚哥哥从事的行业,此行的目的无非是想说服他回家,以修补妈妈和哥哥之间的长期僵持关系。妈妈自久以来是个寡妇,最近认识了个游手好闲的男人七叔。这令得阿冬很不满,自己也慢慢地和妈妈的关系绷紧起来。不久之后,阿康无端被袭击身亡。原本凋零的家里就只剩下阿冬和妈妈,生活愈发悲凉愁邑。妈妈与七叔的暧昧关系最终导致阿冬出走,跑去偏远的渔村找到他的舅父阿牯,开始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生活。

《太阳雨》的故事吸引了国际影展的注意,让该片入围了威尼斯影展的《地平线竞赛单元》、在法国南特电影节获得最佳导演、第三届香港亚洲电影节获得亚洲新导演奖。询及《太阳雨》是否是他最满意的作品,对自我要求非常高的他,答说:“其实,没有一部是我非常满意的,有一部叫AS I LAY DYING的短片还可以。若给我机会重拍,我不会重拍自己的作品,太无聊了! 拍过的作品,都是这未完成作品的碎片。就好像人生一样,有缺陷、有遗憾才会真实。”

学习哲学看人生百态

在与他交流时,都会被他说的故事所吸引,他的脑袋里似乎装了许多好玩有趣的故事。或许是因为他对哲学有着很深的涉猎有关。对于缺陷,他有着不一样的看法。他回忆起多年前,已故著名导演雅思敏(Yasmin Ahmad)曾对他说过日本有关wabi sabi的美学概念,即认同及接纳不完美、无常以及不完整的哲学态度。她说,日本对于艺术品上的缺陷,他们不会刻意遮掩或抹杀,反而珍惜。

“许多人都会问我,电影的灵感来自哪里?我觉得灵感是来之我生活的质量,以及我到底感受了多少,我只不过是个接收器,各种有的没的,来去匆匆。经过我生命的,都可能会成为我下个作品的题材,包括各种生命中的缺陷与遗憾。”

”我喜欢猫,我从猫的身上学到许多东西。猫有别于狗,就算你是主人,猫也不一定会听从。就好象人生在世,你对人好,其他人也未必要对回你好。重点是,这不是一个功利的交换,是无所求的意思。猫的性格让我学会你所得的,不是理所当然的,应该常常保持谦卑的心态。”

凭《心魔》攀事业高峰

《心魔》和《太阳雨》一样关注在少年成长的课题和社会课题上。《心魔》在其镜头下刻画的,尽是现实求存中的成长,如何面对成人的庞大建制世界,如何妥协及融入俗世的现实功利社会中的种种问题。《心魔》以青少年社会问题讲述青年逃离母子唇齿相依的家庭关系,通过爱情及性关系急于摆脱母体而寻求独立自主,但在成人功利社会薰陶下彰显人性丑陋,最终擦枪走火酿成社会悲剧。

《心魔》在各大影展获得亮眼的成绩,获奖无数。其中,电影演员惠英红更凭着电影夺得7项影后的殊荣。当中,由于惠英红是香港演员,她更凭着此电影夺得香港金像奖最佳女演员,再次成为影后。摘下影后奖项的惠英红接受媒体访完及出席庆功宴后,更于凌晨时分越洋致电给何宇恒,亲自报告好消息与感谢何宇恒找她演出这个角色。

为电影艺术付出  陆续推出新作品

前些日子,何宇恒刚完成一个5分钟的短剧,是由新加坡国家美术馆(Singapore National Art Gallery) 出资邀请东南亚几个导演,而何宇恒是马来西亚代表。他们各自选一个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作品,并以那作品给他的印象,编成一个5分钟的短剧。

何宇恒的构思很特别,是个默片,而他为了呼应该作品的创作,更找到该作品的马来艺术家为短剧题字,而该短片也将在釜山影展放映,显示了何宇恒于亚洲影坛的地位。

另外,何宇恒也将新作品《Mrs K》带到釜山影展展开世界首映。《Mrs K》这部电影的演员卡司非常强大,有惠英红、任达华、伍佰等人主演,而该部电影除了有动作,也充满着悬疑,是何宇恒在电影题材上的新尝试。除了在影展首映,《Mrs K》更在还未上映之际,就获得今届台湾金马奖评审的青睐而入围最佳动作设计。

谈及所欣赏的导演,热爱电影的何宇恒称:“太多了!”他补充说,许多他欣赏的导演都离开人世,而刚刚去世的伊朗导演Abbas Kiarostami更令他震撼,并让他慢慢领会人的状态。他认为以前的日本导演都很厉害,例如:成濑已喜男、小津安二郎、黑泽明、沟口健二、大岛渚等等,格局都很大。当然,王家卫导演也是他非常佩服的导演之一。

“我应该还是个善变的创作者,风格这东西很模糊,没有的可以说成有的,更恰当的,指的应该是世界观以及一种态度,也就是和世界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关系,然后便有了对创作的某些要求。在创作的历程,会有我在意的东西以及我没有意思想碰的东西。我就像个接收器,所以有些东西会不经意的被吸进来,慢慢就有了一个作品的形状。很遗憾的,我不一定想成为一个所谓的品牌,而更想成为一个艺术工作者,品牌是死板的,我不想被框住,哈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