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绩效 厚植领导力

领导者视野无限宽广,但是高处不胜寒,所以孔子说:「为政之道譬如北辰,居其位而众星拱之」;提醒领导者「动」见观瞻,会被众星拱起,一个不注意,也会被众星「拱」掉。

对新进领导者来说,不但要开创新局面,有时还要面对来自内部竞争者的跳战,这些竞争者往往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落榜者。

譬如清朝的雍正皇帝,儘管帝位取得的正当性以及适任性,在史家考证下都已经无庸置疑,但是在亡国者和政敌的操弄设计下,雍正的龙椅,仍然蒙上无法说清也说不清的阴影。

虽然雍正费尽心力闢谣,在即位六年,西元1728年,仍然爆发谋逆大案:汉人曾静和张熙,为了反清复明,以「谋父逼母、弑兄屠弟」等诸多罪名,加在雍正身上,企图说服川陕总督岳锺琪造反,岳锺琪不敢大意,探清来龙去脉之后,将二人送往北京受审。

雍正皇帝原本可以直接诛杀二人洩恨,为了彰显个人正大光明,于是亲手写下「大义觉迷录」,首开皇帝亲上火线,为自己闢谣洗冤先例。

面对竞争者低成本的烟幕弹,领导者不一定要写「大义觉迷录」来消毒,却不能忽视烟幕弹以假乱真的威力。

例如:竞争者以无关的事和将企图混淆的事件并列,意图张冠李戴、指鹿为马,引发错误联想;或採取分化方式,就同一事称讚乙,毁谤甲,让同一团队的甲乙产生分离心;或是利用人性喜好臆测猜忌的黑暗面,运用捏造、散布、断章取义、编织的手段,将事实进行抽换,煽惑无法辨识的追随者;或是攀附权贵、挟外自重…,总括其心态:我不来做(坐),谁也别想做,想要做,也要我指定的人才能做(坐)。

竞争者固然可怕,存在组织内部的「六贼」,更不容小觑;「观望者、冷漠者、唱和者、无知者、不认同者、不得志者」,和竞争者虽无呼应却遥相唱和,总是让组织产生分裂无法聚合。

面对竞争者的围剿和六贼的不合作,领导者最忌讳在搞不清楚时状况时就跳入火海,以免添加火势。

选任有能力又值得信赖的「清道夫」,作为缓衝机制,针对所谓的事证,进行非真实性、非关联性的釐清;教导追随者学会辨清真相,「口说无凭,捏造无名、事证无形,纯属道听涂说的谣言」才会被攻破。

遇到实质性的急难,领导人就必须挺身而出,宣达绝不落跑的立场,才能产生激励效果。

发生在宋真宗咸平六年、西元1003年的宋辽战争,就是一个案例。

当时辽军攻破德清,淮备挥军宋都,和宋军发生拉锯战,宋相寇淮利用辽军久战疲乏,内部军政不和机会,力劝真宗御驾亲征,果然数战数胜,辽国最后兵败求和,双方在咸平八年签下澶渊盟约,约为兄弟之邦互不侵犯。

雍正身为九五至尊,面对内外部政敌谩骂攻击,想必特别愤怒苦恼,能够成就盛世,不单单是掌握行政和军事实权,还因为属性坚忍,知道重心应该放在国事上,才稳定诡谲的政局。

这验证了领导者想要国祚无远弗届,关键就在带领团队创造绩效,增进群体福利。

 

资料来源/联合财经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