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急缺设计师,找一个先凑合著用...3个月后才发现,用错人的代价有多大

有天副总开口跟我商量,请我在过去熟悉的设计圈裡,找一位设计网站视觉的人进来帮忙。我好奇反问:「为何不透过人力银行找人呢?」副总无奈回我:「人资部门找了很长一段时间,始终找不到适合人选。」身为整合行销事业部经理的我,立即答应副总请求,随即在不同社群媒体上发佈徵人消息。收到的履历很多,但不少人的经验与作品无法满足副总的要求,于是我继续在朋友圈裡四处探访。

后来,经历好几轮筛选,挑了几位网友的作品出来给副总,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思考并审视那些作品,都不是太满意,副总跑来讨论:「我觉得这些人好像都不大行,设计风格不符合我们期望的方向,但这样一直找不到人也不是办法,公司还有很多专案要做,甚至我们要更新整个服务上线,不决定个人来做,事情会堆积的越来越多,造成更多案子延误无法进行。」

我认同副总说法,就手上的候选人而言,并非是对公司最佳选择,但再不找到人进来执行专案,可能会影响客户对我们的观感。我们两个人讨论许久,最后在各种主观意识妥协之下,副总说:「我真的不确定这个人行不行,但看起来他是所有候选人之中,相对比较好的,能不能再请他针对我们要做的某个案子,提设计概念与想法,试著从沟通能力及配合态度来判断能否合作。」

我将副总的需求转达给对方知道,对方知悉后也愿意配合,并针对该案给了一些建议。副总听了后,请我到他办公室去讨论。他说:「这人的沟通能力普通,态度感觉有些消极被动,对于案子分析后提出来的创意不大够,设计能力算是还好,如果要跟他合作,可能我们都会很吃力,你怎么看?」我想了想,还是就现实面跟副总谈。我说:「除非我们愿意外包现有的案子,可是其他部门同仁不大愿意,再加上成本考量,外包可能性不高,内部聘僱专人来做会是较为理想的选择。现况是各项目堆积如山,再不解决瓶颈,问题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

副总:「所以你愿意将就、妥协採用这个人,作为未来合作的对象吗?即使她专业能力不足、沟通能力不佳?」我皱了皱眉头,回他:「我没有这么决定,而是分析现况,我认为事情没人做导致很多进度卡住。这人是所有人选中,少数我们能谈到这阶段的,其他人通常在作品阶段就被筛掉。」副总听了后,叹了口气:「我们就姑且一试吧,你说的也对,我们现在需要尽快把落后进度跟上,不能一直在招募设计师上打转。」这一个决定,种下许多我们早就知道会发生的苦果。

设计师正式进入公司后,因为她的设计风格本来就不符合公司期望,因此在她屡次提出几版不同的设计后,遭逢其他部门质疑。业务部:「这设计风格太过不协调,配色不佳,可能到客户端去提案会被否定,最好先做足心理淮备。」企划部:「她设计出来的版面能呈现资讯有限,跟她协调过版面需求,但她坚持设计有精心思考过内容展示的佈局,要我们反过头来想如何精简。此举,有很高机率会造成客户反弹。」一下子两个部门反弹,我跟副总讨论,他说:「这是预期中的事,先给她一段时间适应吧,看看接下来会不会渐入佳境。」

时间一天一天过,她的设计风格始终无法满足各部门期望,再加上不擅长沟通,常把同事们惹毛,可大家为了维繫公司和谐,也就不特别跟她起衝突,只是将不满闷在心中。直到有一天,副总跑来问我:「她现在不只设计风格问题,做事速度似乎也没办法跟上,专案部门跟她沟通过很多次,但她总是打马虎眼,我认为该是好好跟她说清楚,不然她无法替公司带来贡献,还可能影响各专案的进度,与我们当初预期要解决的状况完全颠倒。」身为该事业部经理,副总示意要我想想办法。

某天一早,我约了她到会议室裡,想要跟她打开天窗说亮话,但正式开会前,我打了退堂鼓,考量到话说得太直白,万一她一气之下离去,历经数週的成果会像泡沫般消失。我说:「你最近提交的几版设计,好像要满足客户需再多花点心思,能不能请你多考虑看看能怎么做?」她瞬间反应好大,一下子就跳起来捍卫自己:「你们很不尊重专业!我是做设计,不是来这干美工,既然选择找我来做,理当要能接受我的设计风格,怎么会要求我配合你们?」

她暴跳如雷,非常生气指责我:「当初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我才进这公司,要请我去的公司大有人在,还不是你苦口婆心跟我谈,我才想说进来这裡跟你合作。现在反倒挑起我哪边不好,嘴巴说一套做一套是吧?」我被她的反应吓到,赶紧安抚:「话不是这样说,我只是希望你在这可以做得更开心,不要提出来的东西被人反覆指教、批评,最好一次就可以让大家接受不是更好吗?」她呛了一句:「有能力就你来做啊,靠张嘴很行嘛。」

我想或许跟她把话说明白的意义不大了,就她当下反应来看,话一说明白肯定转头就离开公司,丢个烂摊子给我们。权衡现状之下,我决定安抚她的情绪,我对她说:「没关系,那你先维持既有设计,我绝对尊重设计师创作精神与灵魂,不影响你为前提,我再去跟其他部门沟通。」她很不满意的离开会议室,我则是找了其他部门同事开会。各部门纷纷提出负面意见,甚至语带威胁对我说:「如果你要这么处理,客户抱怨就由你去面对,我才不想当你的挡箭牌,你要保她就负起责任,自己去扛客户端的不满。」

果不其然,客户退件再加上内部同仁不愿意力挺,我成了箭靶。设计师也把气出在我头上,怪罪我没能帮她跟各部门协调,甚至其他部门的配合方式也让她不解,好像大家都不专业,她来这公司彷彿是被我骗了一般。副总找我再谈:「你知道她跑来跟我说什么吗?」我摇了摇头。副总说:「她跟我讲你什么都没做好,该给的企划没给、该跟客户沟通的没说、该跟专案讲好的进度没做,然后无端挑剔她的工作,让她很难堪。」

当下我眼眶泛红,心裡好难受、好难受。我为她的工作担保,却换来如此不堪说法。副总说:「我完全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我跟你讲的原因是没有人要跟她说实话,大家都不想得罪对方,用私底下抵制的方式,反倒令原先要做的工作变得更加缓慢。另外,她的薪水不低,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光是内耗就不用服务客户了。」我反问副总:「为何你不跟她讲白?」副总面带不悦回我:「你是事业部经理,负责跨部门协调与整合,她是工作项目中的其一资源与解决方案,你本当善加利用解决眼下问题不是吗?」

被质疑之后,心中委屈不知向何处倾吐。我这次下定决心要跟她摊牌,再一次请她到会议室,一开口就说:「你知道现有工作状况不是很理想吧?」她还没听我讲完,立刻插话:「还不就是你从中作梗。」听她这么说顿时傻住,我接著说:「团队讲求彼此合作,公司以营利为目的,要做的就是满足客户需求,你的责任是配合团队做出客户要的东西,没别的。」她竟然回我:「那你当初就跟我讲白了嘛,说你想请个美工来公司,而不是设计师就好了啊,这样我也会很白的拒绝你,何必来这边委屈你我呢?」

我忍著脾气,试图跟她说道理:「我不想跟你讨论职务名词定义的问题,只想问你要不要、愿不愿意配合其他部门提出的要求,试著跟大家更进一步合作?」她斩钉截铁回我:「你们做好自己的工作再来跟我说,其他事情我自己会看著办。」她毫不客气起身离开会议室。之后,各部门同仁不停向我施压、抱怨,要我解决她的问题,不然其他单位也将会有人要离开。我再次找副总谈,试著想分散眼下压力。我:「看来我们不得不跟她把丑话讲白了。」副总:「我也有责任,当初我的直觉是不要请她进来,不论当初现况怎么样,事情发生了想办法处理吧。」

我正经八百的以一位事业部经理跟她说:「我们合作到今天为止吧。辛苦你这段时间的付出,谢谢你愿意来到这间小公司。」她回我:「自己能力不足就想开除别人喔?出一张嘴巴要人来要人走,还亏你做到经理。」我:「谢谢你的指教,我们有太多不足需要改进。」她:「现在说这太晚了啦,公司有你们这些人在,迟早会失败,不用你说我也早就想走了,在这浪费几个月的生命,太可笑了。只会挑剔别人做得不好,都不检讨自己能力与工作。」我:「再次谢谢你,祝福你下一份工作会更好。」她轻藐回:「不用了啦,你们没能力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从她到职至离职,约莫三个月,仅完成一个活动设计的版面,佔整体进度不到10%,可付出代价却是所有部门、所有同仁,在对人、对事的沟通上,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文化衝击,进而影响彼此原有的节奏与步调,把整间公司搞得乌烟瘴气。副总跟我分享:「有时候,如果我们用人产生质疑时,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要轻易妥协与将就,严格遵守自身淮则,哪怕这过程要付出时间成本,也不会遇到像是今天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状况。我当初有疑虑时,没有坚持,我有错在先。」

我大叹一口气:「我也犯下许多错,特别在工作上的沟通,考量太多现实面,没有把对的话说出口,只想要现况和谐,而没有将事情处理到位。如果当初一开始就把话说明白,尽快终止合作关系,至少不用耗掉多馀时间,令内部许多人跟著煎熬。」副总:「经营公司或部门都相同,没有时间让管理者乡愿,专业不足可以后天培养,可是态度与沟通能力不佳,即使会造成衝突,也只能当下立刻处置。」

副总:「你也好、她也好,想要大家都好的代价,就是自己过得最不好。」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