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不可以顺便...?」有一种责任叫「拒绝杀价」,不断Cost down,只会让台湾人集体贬值

台湾当代认为服务业就是得低声下气,就是得满足各种需求。不过,有时,专业的意思,就是专注于单一领域呀,当你很专业时,当然会有无法服务的时候呀,总是会有太过勉强的时候啊。

我也想起,每次去国外,许多餐厅会挂的一个牌子“We reserve the right to refuse service to anyone.”翻译过来,应该是「我们保留拒绝服务的权利」。

当然,在商言商,没有人会想要随意地拒绝客人,更没有人会想要拒绝上门的生意,只是,当这生意已经有点冒犯了,那,到底还要不要做呢?

我也想起,前一天和客户开的广告製作会议。

你可不可以顺便?

会议上,客户对我们提出的故事构想十分满意,觉得有创意,解决了他们影像表现上的难题。只是窗口在当面肯定完之后,突然问:「导演,你可不可以『顺便』帮我们拍另外两支片?」

我一听,吓了一跳。

之前就听说,客户想在不增加预算的前提下,另外把两个时间点要用的片子一起拍。但是,问题是,原本的预算已经不多,加上代言人可以拍摄的时间也有限,製片十分烦恼,也反映给代理商。双方一起烦恼好一段时间,曾经提醒客户,却不敢直接拒绝。没想到,这问题来到了会议桌,而且,来到我面前。

我很惊讶,因为客户应该不是第一次拍片,很清楚预算规模和实际可执行的范围,却还是故意这样问,就是想要占便宜。

我先半开玩笑地拒绝,说明实在无法办到,无法另起炉灶在时间内另外拍两支剧情、场景不同的片,只有,用本片重新剪辑加上讯息的可能。没想到,对方仍不死心,依旧想要我们「顺便」拍。我婉拒后,客户竟出言说要「杀死」代理商,因为无法如他的意。当然,说杀死是开玩笑的,但,这让我觉得很不对劲。

我想,代理商当下一定很忐忑,担心这笔生意要没了,更担心之后无法做到这客户的生意。犹豫了好久,我实在觉得不行,只好,更加直接地说明。

为了愿愿你,我真的无法顺便。

有选择的人的选择

我告诉客户,我们今天双方可以坐在这个会议上,比起许多人而言,都是相对有选择的人,而有选择的人,应该尽量选择好一点的选择。

因为,我们的选择,会成为选择较少的人的天花板。因为其他人会想,卢建彰都可以用那么少的预算拍三支片了,那我们一定也可以。那就意味著,会有更多从业人员被剥削,更多工时不被以价值看待,更多人被拗。因为其他人会想,那个大品牌都这样做了,我们这种小品牌更只能往下修,用更少预算要求协力厂商。

台湾不缺虚应故事,但缺认真故事,更缺勇敢拒绝的故事。

别让台湾集体贬值

这样说好了,你不会去巴黎的三星级米其林餐厅吃完饭后,当面谢谢主厨肯定他的作品后问他,可不可以「顺便」招待另外两道菜。那,你怎么会在肯定我的创意后,问我可不可以「顺便」免费招待另两支片呢?只因为,我说的是国语,不是法语吗?

不是只有在买菜时,人们才会要求买葱送葱吗(很多时候也要不到呢?)会不会,轻易答应了的我们,才是让我们变廉价的原因呢?

当然,任何人都可以要求我们,有时,对方甚至只是下意识地想说杀个价,说说而已。因此,拒绝的责任便落到我们身上。

或许,其他父母会说,这跟我们的孩子有什么关系呢?因为,当我们集体这样做时,我们的晚辈会更惨,他们的工资会更被压抑,他们的未来会更没有盼望,而我的孩子愿愿你,只会是现在这群年轻人的更晚辈,你会更惨。

这样说好了,当我们很努力地工作,我们真的有资格心平气和地拒绝不合理的需求,否则,我们会害到别人,而那别人极有可能就是我们努力想保护的下一代。

我待的行业是一个很辛苦的行业,很多时候都是不合理的,为了在窘迫的资源下工作,我常常很无奈,我常常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成果,某种程度也是在倾轧他人的工作成果、侵占他们的休息时间、夺取他们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因此我时常感到自卑。

当我们不断地Cost down,结果,不会带来永远的利润增加,因为买家不是笨蛋,当你成本降低,对他而言,只表示你的价值降低。当我们不断地对周遭伙伴Cost down,结果只是让台湾的每个人集体贬值。

许多时候,我也是这个共犯结构中的一环,我对自己不能良善地对待、保护其他伙伴感到抱歉。只能偶一为之的,假装我可以对抗。

所以,我想告诉其他的爸妈,请你们帮我,帮我保护我的孩子,还有你们的孩子。当我们一起这样做,我们才有机会在以后稍稍保护我们的孩子。

你需要在每个时刻,好好地选择,投票给你自己。你自己觉得对的那边。

否则,对不起,你说你爱你的孩子,听起来蛮虚的。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