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电影传颂文化 黄百鸣的喜剧人生

黄百鸣,对于许多人而言,是个熟悉的名字,是80、90年代香港电影发展高峰期的代表人物和许多人的集体回忆。或许大家对黄百鸣印象最深刻的是由他担纲主演的《开心鬼》系列电影,但他其实是位身份多元的电影工作者,他是编剧、导演、监制、演员、电影制作公司老板等等,许多知名的演员和明星都因出演他的电影而成名或知名度提升,当中包括:Beyond、吴倩莲、周星驰、张国荣等等。

在香港电影史和两地合拍电影上,黄百鸣是个代表性人物;若说他是中文喜剧电影的泰斗,一点也不为过,因为他所参与过的喜剧有超过百部,而且更是缔造过无数次的票房纪录和奇迹。

年届73的黄百鸣,目前已经鲜少演出电影,但他依然活跃于电影幕后,监制和出品多部电影,其中近年来最叫好叫座的就是《叶问》系列电影,这系列电影不但让甄子丹人气飙升,更让他冠上了“宇宙最强”的称号。“虽然,许多人对我的作品印象主要是喜剧,但我却喜欢尝试新事物,制作动作片是个新挑战,很开心获得观众的认同和喜爱。”

专注是成功的关键

入行之前,黄百鸣在一家出名的洋行当经理,收入很好。出于兴趣和好玩,他业余组织了一个话剧社,改编一些国外名著,每年都有几次演出,男主角通常都是他自己。有一年,黄百鸣还受邀开办暑期戏剧班,教一帮学生舞台表演,而后来和他密切合作的著名导演高志森,正是他暑期班的学生。

之后,黄百鸣被电视台编导邀请去客串一些电视剧。后来,他不仅客串电视剧,还帮电视台写剧本。早年的电视剧版《黄飞鸿》,就出自他笔下,还拿了收视冠军。渐渐地,认识的圈内朋友越来越多,大家都萌生了一起“做电影”的念头,于是每人出点钱,不收工资,一起合力制作整部电影。

1978年,这部由黄元申、赵雅芝主演的开业之作《漩涡》公映了。无论是投资还是当编剧、做演员,这都是黄百鸣的第一部电影。不过,反应并不好,可说是失败的。“其实电影是很复杂的,除了拍戏,你还要懂得怎么去发行、排片等等。这些我们都不懂,所以电影拍完就随便卖掉了,后续的东西一塌糊涂,然后赔本,才一部电影就让公司解散了。”

“当时,很多人以为我会回到洋行做回老本行,但那次的教训让我明白专注的重要性,我必须要全情投入。我要全心全意在电影里!于是,我就辞去了我在洋行的工作。当时候,大家都认为我疯了。”

之后,黄百鸣就去各种小型电影公司打工,当场记、搬道具、写剧本、做制片、担任副导演,只要跟电影有关的,他都会去参与了解每个流程。”在短短的两年时间,他再度创办电影公司,而这就是后来香港电影史上赫赫有名的“新艺城”。

香港电影史上的辉煌篇章

“新艺城”由黄百鸣、麦嘉和石天联合创办,是“新艺城七杰”中的三杰,而另外四杰分别是徐克、施南生、泰迪罗宾、曾志伟,当时的他们每晚都窝在小公寓内谈剧本和工作,就算到了深夜,仍然不舍得停下。

问及黄百鸣,为何“新艺城”的三位老板,都喜欢在自己的电影中担上角色,他笑着回答:“当时的新艺城是个小公司,我们何止包办演戏,还要编剧、导演、制片等等。面临邵氏和嘉禾两大电影巨头,有自己的院线、摄影棚、冲片场,还有自己的演员。可以说所有的大演员、大导演都是它们的人。所以我们要找一些有分量的演员也很难,索性决定自己来演。最初三个老板的分工是:麦嘉当导演、我当编剧、石天当演员,一路都是这样。之后蓬勃发展,需要大量演员,那么我们仨也只好都当起演员了。”

一直到“新艺城”有钱请许冠杰、张艾嘉这样的大明星时,三个老板仍然孜孜不倦地客串,与大牌们合演了《最佳拍档》——这部1982年上映的影片,至今还保持着一个“香港本土进场人数最多”的纪录,无人能破。当年的票房也达到2700万之多(票价约8元一张),位居年度榜首,缔造了香港电影史上的辉煌纪录。

黄百鸣在写剧本方面有着过人的灵感,在80年代几乎包办了新艺城所有的电影剧本,大部分都是以喜剧题材为主。但代表他本人竞逐最佳编剧奖的,却都是悲剧——《搭错车》、《何必有我》、《阿郎的故事》。黄百鸣自己也哭笑不得:“写了这么多的喜剧,结果一尝试悲剧就得奖。很奇怪,喜剧是很难拿奖的,那些评委都不笑,要让他们哭,才会有奖。哈哈!”

创造“喜事”系列电影

1990年,“新艺城”正式解散,而七杰也各奔前程。在次年,黄百鸣再次创办电影公司“东方电影集团”,而新公司首拍的电影《家有喜事》就破了票房纪录,更成为了经典之作,之后的“喜事”系列电影更是绵延20余年,成为了一代人的回忆。

“其实,当时我只签了一位艺人,就是张国荣。那个时候,他已经退出歌坛,是我去劝他复出拍电影。张国荣复出的第一部电影就是《家有喜事》,票房4900万,打破香港票房纪录;第二年的《花田喜事》,又是全年冠军。再后来像《白发魔女传》、《金玉满堂》、《夜半歌声》、《九星报喜》,统统都是张国荣主演,每部都卖得满堂彩。”

偏爱喜剧的黄百鸣与张国荣合作了十多部喜剧,直到张国荣去世之前,每年的“喜事”系列贺岁片都少不了张国荣的助阵。

以电影输出中华文化

90年代之后,种种的因素,例如:盗版、黑社会、金融风暴、非典等等,也导致香港电影市场逐渐走下坡,而黄百鸣也开始减产作品。不过,有着敏锐商业触觉的他,也开始接触大陆内地市场。本来是想以喜剧进军内地市场,但由于民情不同,喜剧电影过不了审批。

非典之后,2003年6月,CEPA正式签署,两地合拍片可视为国产片在内地发行。次年,黄百鸣投拍徐克的《七剑》。“以前我是拍香港电影,现在变成另外一个天地——我们拍华语片。”《七剑》让他发现,原来动作片在内地仍然很有市场。“要进入这个十多亿人口的大市场,动作片是一个方向。”之后,黄百鸣一口气拍了好几部动作片——2005年的《龙虎门》,2006年的《导火线》,直到2008年,甄子丹版《叶问》将他的事业再次推向巅峰。

“我认为电影是个很特别的艺术,透过电影可以传达故事与文化。电影是一种文化输出,就好象好莱坞将美国文化传达了给全世界,而我也希望透过电影,将中华文化传达给全世界。《叶问》系列电影的成功,让全世界对中华文化和中国功夫有了新的见解。”

其实,不只是动作片,黄百鸣对于喜剧依然坚持,《叶问1》的成功,黄百鸣才又回过头来,拍他偏爱的喜剧。2009年,他终于将他的“喜事”系列带到内地。《家有喜事2009》之后,又有《花田喜事2010》、《最强喜事》、《八星抱喜》、《六福喜事》……每年贺岁档,黄百鸣都会在。

“虽然两地的文化不同,对于喜剧的笑点也会有不一样的感觉。不过,我依然坚持将两地的元素加入喜剧电影内,希望透过电影,让内地观众了解和接受港式幽默。”

问及是否有想过拍电影到什么岁数就会真正退下来,黄百鸣打趣地说:“退休对于很多人而言,就是不用工作,选择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我比较幸运,我的电影工作就是我喜欢的事情。我想我还是会持续参与电影工作,一直到我身体不允许了,我才会停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