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蓝色生死恋」到「太阳的后裔」》宋慧乔:人各有命,不是自己的就别强求

远远地自迴廊底处走来,从一个点,漫晃前进,直到抵达,跟我握手打招呼,她小小的个儿,蹬著不容忽视的高度与光亮。宋慧乔不是你想像的柔软,她彻底的硬骨,不退让一步,直到在萤幕上奔放。

宋慧乔远远地走来,我的确以为她就像那样一块膨鬆夹著乳白奶油的波士顿,咬下去必然是香香甜甜,就像《蓝色生死恋》《一代宗师》一般温婉纯洁。

不过,实则不然。她感觉上更像一块薑糖,带了些高丽蔘味,含起来甘甜之中带苦,辛中带悍,糖衣包覆于外,以做为「慢熟」的伪装。

融了糖衣,一窥其中,她才开口说,「其实,我小时候就很怕生、害羞,这么久以来,我就几个好友,两个是国小同学,一个高中同学。是直到我当演员以后,有更多机会跟很多人谈话、谈剧本,个性才变得比较外向。本来也没有想过要演戏,只不过因为参加校服模特儿选拔拿了大奖,才有机会进演艺圈。反而,是到了我30岁,才开始深深地爱上演戏。现在非常喜欢这件事,也会有责任感。」

果子不强摘
有许多事情,宋慧乔确实都花了些时间摸索。当年《蓝色生死恋》是第一个红遍海外的韩剧,彼时她不过是个高中生,懵懂之下成`了大街小巷婶婶姐姐们艳羡的恩熙,落叶下哭倒在宋承宪怀裡。

可是,14年后,宋承宪成了《人间中毒》裡裸身的欧巴,但慧乔却没有变成多产的女星,恒常如昔。分明可以接韩剧,但没用力接;分明可以接更多电影,却最终一年至多一部。她就像把筹码握得很紧的小女孩,在远处看著轮盘转了很久,才决定下注。

「韩国电影圈小,很少以女性为主的戏。有时只要知道有以女性为主的好电影,大家就会关注、去争取。但我还是会看角色适不适合我,如果剧本好、也适合,我一定会努力。只是,对这方面,我不贪心也不强求,我相信要顺其自然、人各有命。以前年轻时,一直很努力表现,要去见很多人;但是过了这阶段后,我会看这片子是不是我的菜。如果东西来了,我会诚恳地尽量做好;不是我的东西,我也不强求。」

于是乎,层迭的白云也逐渐化开。偌大的蓝天晴朗,宋慧乔更知道自己要什么了。「我想,我小时候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性格。现在知道了,大概七分是强,三分是柔。」

能演妈妈,也演女王
宋慧乔的收割年,由电影《噗通噗通我的人生》揭开序幕,演出生养了罕见疾病早衰症小朋友的17岁少女妈妈:「我跟对手与演员有很多相处时间,可以好好聊聊,导演也找了很多纪录片来观摩,看看究竟罕见疾病的孩子状况是如何,靠纪录片来帮助我揣摩性格。但是,这位妈妈角色也比较像朋友,所以演起来并不难。只是在演感情哭戏时,就需要一点凝聚力。」

然后,她又出演了伊能静的《我是女王》:都市裡的女王Annie,本来对人生与爱情感到悲观,八年的情人,说散就散,在失恋之下反而变得乐观。那反而才有点像她私底下的性格──随心所欲、 自由权量,全凭自己说了算。

开往中国与台湾的船
吴宇森就是看见了宋慧乔骨子裡的坚韧跟气质,才会在七年前就找她演出《太平轮》。

「吴宇森导演跟我接洽这个角色是很久、很久以前,大约有七年了。认识导演是2007年,还记得第一次为了太平轮去坎城,就是2008年。当时,导演看了《黄真伊》,很喜欢我在裡面的表现,所以找我来演《太平轮》。但又发生一些事情,所以没办法立即开拍。隔了好一阵子以后,一切筹备好了才回到这个角色,正式开镜。」

她幽幽说著。话语也尾随著风,拉出一幕幕抗日的情景。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的上海,坐著花轿的外滩闺女,大户人家千金周蕴芬梳著一头手推波浪的仕女头。荒乱末馀,没一个事儿稳定,除了爱情。就算是灰头土脸沙尘飞舞,它依旧烁著微小的光芒,等著恋人发现。她爱上穿著毕挺挺军服的黄晓明,眼神闪闪发亮的将军,俩人却因内战而必须别离。

她温柔地谈起,「跟黄晓明拍的每一场戏都非常好,我很期待看最终剪出来,第一次见面一起跳舞的一场戏。金城武则是带给我,很平静、安稳的感受。坦白说,这次拍很多戏的场面,都是进程很深,层次很深,很久没看到这种讲很多历史人物、深度的电影,很不同的感觉。」

忙碌就能遗忘孤独
别说是带著历史故事的电影,不易诠释,要早在七年前就决定进入中国,这样一个巨大且未知水温的市场,不熟悉的语言,更著实困难。可是,宋慧乔并不畏惧,「我很早就进来中国试,拍《一代宗师》的时候,就见过章子怡、张震、梁朝伟,在拍片更之前,也有碰过面,所以对于整个环境跟剧组并不陌生。」

但,长期在陌生国度工作,面对操著另一个语言的团队,确实需要勇气。所以当慧乔想家了,她会打电话回家给妈妈;当她想念韩国的食物了,便请经纪人、助理去超市买一些老家的韩式小菜,佐著中餐吃。拍《我是女王》时,曾经跟郑元畅去唱卡拉OK,没人听得懂韩文,但她放开了,便大唱少女时代。

同甘共苦,让他们更接近,慧乔笑著说:「《太平轮》有一场戏在垦丁开拍。我们听说垦丁大概一年有300天都是天气晴,但整个剧组去拍一周,却每天都下雨,又很冷,也就无法开机拍戏。而且,大家起初都以为只拍一天,隔天就回台北,所以每个人都没带换洗衣物来,结果所有人整个礼拜都只能穿同一件衣服,等待开机。」

孤独吗?「拍戏之外还要背台词、学很多东西,所以下戏后也没有太多空间时间想别的东西。对于中文剧本,也只能一直背,睡醒起床就背台词。但,为了背台词,基础的中文都学了,也常常在拍戏现场,跟工作人员交流,所以听力进步很多。若常常在内地拍戏,所以还好,但偶尔如果离开久一点,中文还是会退步的。」答案是清清淡淡,但是听上去,进退维谷,有时孤独但仍须坚持不能离开。

要爱就要深深地爱

她说:「是过了30岁,我才发现我深爱工作。以前20岁作品不太多,如今有点后悔没有留下够多的作品,希望可以多拍一点出来,未来才不会遗憾。但是,即便过了那么多年,我对爱情跟工作还是很有热情。要爱就要深爱,要工作就要全力以赴,只可惜现在没有缘分,没碰到对的人。 」

网路上,有人是这么形容11月22日出生的女人:「这天出生的人,恋爱大都不平静,也不平凡。因为在这一天出生的人,具有激烈的情感和强而有力的支配欲,希望对方付出与自己同等深切的感情。」

所以你看见她公开过的恋情,开始到分手,就像看一场戏外戏。我以为是她勇敢,但她说:「大家通常觉得我大方敢爱,但其实这都是被狗仔队拍出来爆料的,也不是我所愿意。小时候呢,比较执著,也是在爱情裡才意识到自己这方面,原来是一个执著的人呢。以前也觉得我不太会撒娇,但是呢,碰到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我忽然就变得很会撒娇,变成一个可爱的女人了。我想,可能爱情也是要相互作用的。」

「但,年轻的时候不懂,现在懂了爱要尊重。未来希望找的对象是,可以默默支持我想做的事情,让我能认真做好,可以体谅我、理解我的人。」她若有所思地道来。

宋慧乔曾经提到,在2016年上档的新戏《太阳的后裔》裡饰演的角色,很像2004年「浪漫满屋」韩智恩的成熟版,那么经过12年后,在真实生活中的宋慧乔有什么样的改变?

「演浪漫满屋那一年我24岁,当时真的很年轻,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挑战更成熟的角色,例如2016《太阳的后裔》裡的角色。」不过若要说这些年宋慧乔哪裡变了,她回头看看,其实不觉得自己有太大的变化,「我还是跟当年演《浪漫满屋》的时候一样,只是在做我自己。」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