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惠英红量身定做之作,何宇恒自在心境打造 Mrs.K

享誉国际的何宇恒导演首次为影迷带来个人首部犯罪动作片作品——《Mrs.K》!这部还未在电影院上映就已在《大阪亚洲电影节》、《乌甸尼远东电影节》、《旧金山国际电影节》等影展上大受好评!

耗资500万令吉的《Mrs.K》也是何宇恒首次与香港英皇电影公司联手打造的作品,并且于今年9月7日在大马上映。此电影集合了重量级香港巨星惠英红、任达华、台湾摇滚天王伍佰和大马影帝Faizal Hussien ,甚至有名导演陈果、黄志强和Dain Iskandar Said客串出演,阵容强势出击!

Mrs.K为惠英红量身定做之作

乍听到片名《Mrs.K》,就让人觉得颇有神秘感。或许很多观众会好奇,英文拉丁字母从A 到Z 有26个,为何一定是《Mrs.K》?

何宇恒微笑道:“因为K 给我的感觉很特别、新奇,而且我最喜欢的小说家之一是弗兰兹·卡夫卡,写着关于他的生平故事《卡夫卡》书里的主角就叫 K,是个神秘人物,而Mrs.K 也是一个有背景的家庭主妇。”

《Mrs.K》是何宇恒与惠英红第三次携手合作的影片。2009年,何宇恒大胆地邀请了惠英红出演自己的作品《心魔》的女配角,让许久没有出现在银幕的惠英红凭此电影一举获得七个影后头衔。惠英红打从心里感激何宇恒,两人自此结缘。

何宇恒之前的作品都以社会课题为题材,但他坦诚《Mrs.K 》是为惠英红量身定做的作品。这一次,他不探讨任何课题,只是单纯想创作一部关于“女人”的电影。

“Mrs.K是一位家庭主妇,但其实她背后又有段故事。红姐本身是一个武打明星,她的人生也经历很多起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所以戏里戏外的红姐有一种微妙的融合。当初剧本的大纲就是这样开始延伸的。”

惠英红是老戏骨,何宇恒是资深导演,两人因多次合作培养了一定的默契,因此拍摄《Mrs.K》时合作无间。

何宇恒说:“基本上在拍摄时,我和红姐很少讨论怎么做,每次她演完后,我加加减减就好了。”

摇滚天王伍佰的演出,也是《Mrs.K》的亮点。相信在这以前,没有人会把一个摇滚歌手与动作片联想在一起!何宇恒解释,当初寻找一个男主角与惠英红对戏时,伍佰被选中是因为他和惠英红有着迥然不同的特色。

他说:“伍佰高大,红姐瘦小;红姐讲的是广东话,伍佰讲的是华语,所以当初我想这样的配对应该会很有趣!”

此外,大马影帝Faizal Hussein在《Mrs.K》的角色则是何宇恒想创造的“立体角色”。

何宇恒说:“我很喜欢一位法国电影所说的,戏里没有绝对的好人或坏人,否则会让人觉得有点虚伪。我希望我的作品里,就算是奸角也有惹人同情的时候,我就是喜欢演员表现出来的是人性的灰色地带,这样层次会比较丰富!”

至于任达华,是何宇恒理想中演绎奸角的理想角色,也正巧他是英皇电影旗下的艺人,因此顺理成章担起破坏戏里Mrs.K 平静生活的角色。

何宇恒在选择演员时向来不按理出牌,此次也不例外。《Mrs.K》里饰演“小K”的萧丽煊并非专业演员,但被相中出演。

“这是萧丽煊第一次演戏,我们有培训她一段时间,再让她自己慢慢发挥自己的才能,结果她的表现不错!”

何宇恒也特别提到Joe曾耀祖的演出。他说,曾耀祖本身是一个很随和友善的人,但他担任的心狠的角色,因此在演出前他也观赏了很多片子,做了不少功课!

何宇恒说:“《Mrs.K》完全改变了Joe的形象。” 

总体而言,何宇恒对于自己此次所选择的演员相当满意!

2016年完成《Mrs.K 》剧本时,何宇恒从未想过有机会与大型电影公司合作。后来因缺乏资金,经过一位曾在英皇电影公司工作的监制牵线,将剧本推荐给英皇电影,才促成了双方的合作,而香港电影业与大马电影业也因此片有了更进一步的交流,实在难得!

 

首次拍摄动作片受益匪浅

向来主张“自在创作”的何宇恒在此次的作品中有了许多“商业考量”,更坦诚多位“大卡斯”的阵容的确令他产生票房压力。纵然如此,何宇恒也从《Mrs.K》的拍摄过程中获益不浅。

《Mrs.K》是何宇恒的第五部作品,而他向来以拍摄文艺片为主,此次拍摄调度较大的动作片可谓是他的一大突破。为了拍摄《Mrs.K 》,他事先搜集了大量资料,剪接一些动作片片段重复观赏和研究,汲取精华。

他补充:“我觉得这次的拍摄很有趣,因为我更了解电影公司市场销售模式如何进行,也对一些操作看得比较通透。当然,我并不是说取巧,只是学会如何融合。”

他更直言:“《Mrs.K》不只是我的作品,也是实验。以后如果要拍动作片都不担心了!就来啊!”

 

大马电影业发展须加把劲

何宇恒是半路出家的导演,毕业于工程系的他,在踏入社会工作后才在业余钻研电影。原本只是因为兴趣,没想到这把火一燃起,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迄今已有15年。

根据何宇恒的观察,比起其他东南亚国家,过去十年里,大马电影业似乎比较落后,而究竟真正原因为何,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问及是否环境限制导致本地的电影人才寥寥可数?何宇恒强调,限制从来不是问题,若有,也是创作人自我限制。

他说:“我们的邻国印尼和泰国多年来都有很优秀的作品。我是觉得问题不在技术层面,毕竟大家使用的器材都一样。如果要我说出一个原因,我想或许是我们的教育和思维出了问题吧!我们的教育是非常刻板的,而且不注重艺术,甚至鄙视艺术的!”

他补充,大马的教育制度是为了应付考试,这种教育制度让新生代感到很郁闷,不知该何去何从?

何宇恒继续分析:“很多人认为现在看戏的管道比以前多了,观众会更有品味,懂得欣赏不同类型的电影,但事实上是相反的。我们选择变多了,却只想看自己想看的东西,只跟与自己有同样喜好的人在一起。我们真的是透过手机看世界吗?不是,我们在看手机而已啊!如果有观察一些国家的社交环境,你会发现它们有趣多了!那里的人似乎对艺术比较饥渴,也激发很多创作!”

与此同时,他也观察到,国内许多领域发展迅速,而电影业的步伐始终和其他领域有很大的落差。

“我有时在想,是不是因为搞电影的门槛比较低,所以大家很容易制作了一部电影,获取利润了,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何宇恒认为,说到这点,问题还是回归教育本身。“我们(大马人)很少专心地、认真地把一件事情,我们只想在短时间内赚取大笔钱,不想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不过,他也承认近几年来,本地陆续有不错的作品出现,他希望新人可以再接再厉,把本地电影业发展起来!

何宇恒也透露,他的下一部片是恐怖悬疑片。

从出道至今,何宇恒一直坚持着的信念即是——在创作时,心境自在很重要。他认为,有时候顾虑太多就成了枷锁,影响了成品,所以创作时需要适度地“放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