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勇敢的人,穿越南北极的时候都死在半路?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胆小,才是成大事的料

资料来源/商周.com 隋末年间,英雄四起,有个叫窦建德的人掘起于草莽之间。

隋炀帝杨广很上火,叫来名将薛世雄,说:「老薛呀,你虽是天下名将,但也不能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哦,要继续为朕立新功嘛。现在,朕交给你个光荣的任务,你带上三五万的人马出去巡查,凡是遇到祸乱四方的贼寇,就先斩后奏,统统给朕杀光光。」

薛世雄立正:「请陛下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薛世雄率师出征,强兵猛将,络绎不绝。一路上斩贼杀寇,势若破竹。

闻知薛世雄来了,窦建德的手下人全都吓哭了。说:「那薛世雄可是天下无人可御的名将呀,他这番出马,我们都死定了,赶紧逃吧。」

于是大家落荒而逃,窦建德跟著大家一边跑路,一边思考,越思考越不对味,就招呼大家暂停,说:「薛世雄这么厉害,我们逃也逃不了的。要不乾脆跟他拼一架?」

众人道:「老窦你疯了?敢跟薛世雄打?谁把这么愚蠢的念头灌你脑子裡去的呢?」

窦建德道:「反正我们也逃不了。要不这样,我们现在往薛世雄大营方向走,我率一小队在前,抵达薛世雄大营时,如果天还没亮,我们乾脆就打他。如果天亮了,我们就投降。」

众人商议一番,就说:「那好吧,反正也没活路了,就试试看你的方法吧。」

于是窦建德率280人先行,一边走一边催促大家:「快点走,最好趁天黑赶到,我们好进攻,如果天亮了⋯那就只能任薛世雄宰割了。」

但这280人,也是个个胆战心惊,怎么也走不快。终于行至薛世雄大营,天已经亮了。

天亮了,这么几个人是不敢进攻的。窦建德沮丧道:「算了,投降吧,爱杀爱剐由他…咦,那片黑乎乎的,是什么东西?」

是雾。山野间突然弥漫起浓浓的大雾,刚刚亮了的天,一下子又黑了。

当时窦建德就乐了:「快点,天还没亮,我们马上进攻。」

他率280人,各执茅草点燃,突然大喊著衝入了薛世雄的大营。此时,营中数万人正自酣睡,突然间听到喊杀声,又见火光四起,所有人都骇得狼哭鬼嚎,自相践踏。

名将薛世雄被吓醒,他不知道敌军来了多少,惊慌之下,光著脚板跃出栅栏,在大野地裡发足狂奔。他一口气逃到安全的地方,打听敌军来了多少,听说才280人,他无法接受这个令人羞耻的现实,就被活活气死了。

窦建德打出威名,成了时代枭雄。

俞敏洪先生有一段演讲。他说:「有个男生在大学时期,没参加过一次学生会活动,没跟女生说过一句话,没牵过女生的手,没交过女朋友。」

为什么呢?因为这个男孩,他内向,胆小,不敢抛头露面。

俞敏洪先生说:「这个男生,就是我。」

哦,原来俞敏洪先生,大学时期是个内向、胆小的孩子。那他怎么变得有胆量了呢?

俞敏洪先生说:「我从北大辞职后,不再教书,要自己开学办班。那天我拎著糨糊桶,夹著小广告,走在校园裡,心裡相当难受,我害怕,害怕被以前的学生看到…但没有办法,我必须迈出这一步。」

真不容易,俞敏洪先生突破内向胆小的自我,迈出这一步,就迎来了命运的转机,实在是让人钦佩。可知人生许多事,只是迈出第一步而已。

李开复说,学生时期,他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选修国际关系专业。当时的他,内向、胆怯、紧张、胆小,连前排座位都不敢坐,就坐在最后一排的左边。是班裡最胆小的学生。

跟俞敏洪先生一样,李开复学生时期,不敢把妹,不敢跟女生说话。他还说,班裡第二胆小的是个黑皮肤孩子,坐在最后一排的右边。这个跟李开复一样心怀恐惧的黑皮肤孩子,名叫欧巴马。

对,就是美国上一任总统欧巴马。

有人质疑说,欧巴马和李开复有可能不是同学。这件事不清楚,但《纽约时报》曾有篇署名PeterBake的文章,文章称,孤僻对于每一个总统来说都是一种诅咒,这一点在吉米.卡特之后表现尤甚。欧巴马看上去好像就是这么一个内向的人,他感觉到和亲朋密友之外的人去交流,是很不舒服的。可见,欧巴马真的很有可能也存在人际交往障碍。

当年那些胆小羞怯、满心恐惧的孩子,谁要是对他们说,他们的未来会非常了不起,至少他们自己是不信的。

可现在他们这些人,站在主席台上气定神闲,游刃有馀。再回望当年的自己,恍若隔世。

讲这几个小故事,是因为有个孩子在留言裡询问:「雾老师,我性格内向、胆小,在陌生人面前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我还有救吗?」

有救,当然有救!你胆小,小得过俞敏洪吗?

你内向,内得过李开复吗?你羞怯,羞得过欧巴马吗?

这几个人如今都混出来了,你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更何况,日本的经营之神稻盛和夫先生,认为胆小之人,才是成大事的料子……

日本冒险家大场满郎,是世界上首位徒步横穿南北极的人,太厉害了。

经营之神稻盛和夫,对大场满郎羡慕不已。两人见面之后,稻盛和夫就大弯腰狠鞠躬:「大场先生,你太厉害了。」

大场满郎:「不不不,我一点也不厉害。」
稻盛和夫:「你徒步穿越南北极,是最勇敢的人。」
大场满郎:「不不不,我一点也不勇敢。」
稻盛和夫:「您太谦虚了。」
大场满郎:「不不不,我不是谦虚,我是真的不勇敢。」
稻盛和夫:「你不勇敢?那谁勇敢?」
大场满郎:「勇敢的人,在穿越南北极时,都死在半路上了。」
稻盛和夫:「什么意思?」
大场满郎:「要想穿越南北极,或是做成其他的事业,只靠勇敢是不行的,靠的是小心。我正因为不勇敢,所以才能够完成穿越南北极的冒险。」
稻盛和夫:「是这样子啊,我明白了。」
稻盛和夫先生明白的是什么?

性格这种事,不是那么绝对化的。

人的一生都在成长,在不停地改变。以前内向的人,终究有一天会尝试突破自我。过于胆大之人,也会学著收敛,将注意力聚焦在一个明确的方向。在这个过程中,胆大或胆小,都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李开复曾把人的性格,从极端内向到极端外向,分成十个数值,从一到十,一是极端内向,十是极端外向。过于内向或过于外向,都不太好。李开复大学时期,性格取值大概介于一、二之间,后来慢慢历练,性格到了四,做了经理之后,性格慢慢移动到六。

从四到六,大概是人的性格最佳取值了。低于四,就会丧失社会交际能力。高于六,就成了惹人生厌的张牙舞爪之辈。

应该很少有人生下来就落在这个最佳取值之间,所有的孩子都在试错中成长,或者是从懦弱孩子起步,或者是从不知自控的熊孩子起步。我们的努力,不过是力图矫正存在明显缺陷的人格,这才是所有人面对的人生。

每个人的性格,各有其优缺点。外向型喜欢行动,内向型喜欢思考。现代性格测量学,给两种性格的人都预留了活路,外向型喜欢表达,那就从表达中汲取经验。内向型喜欢感悟,那就从思考中获取智慧。

但无论是外向型,还是内向型,都要意识到自身性格的不完善之处。

外向型要学习沉静,内向型要敢于突破自我。我们今天说的几个故事,从窦建德到俞敏洪,从李开复到欧巴马,全都是从内向型转向外向型的例子。

内向型要鼓励自己勇敢些,为什么不敢搭讪女孩子?有什么好怕的?大胆地走过去,往心仪的女孩脚下一躺:「同学,你男朋友掉地下了。」她捡起来就算她的,她不捡你就算你的。怕什么?如果你性格比较内向,那就想想窦建德,人生没那么可怕,不敢行动才是真正的可怕。外向型的人想想大场满郎,一味莽撞冒险,只能沦为后来者脚下的尸骨,不要那么不知轻重,收敛几分吃不了亏。

内向型不要自我封闭,外向型不可偏执固执。要努力结交新朋友,异性面前不敢开口,同性面前你怕什么?要知道,以你尚不成熟的性格,能够见到的人也多是些不成熟之人,与他们结交就要忍受他们的习性怪癖,满足他们急于表现获取存在感的欲望。所以你要学会倾听,一旦你忍住一些非说不可的话,那么你就成熟了,你的朋友圈,也就开始变得丰富起来。

永远不要等到陷入困境,才被迫寻求改变。这辈子一定要做点什么,欧巴马离我们有点远,学学俞敏洪或李开复,这应该可以吧?

你能行,任何人都能行。

只要有目标,只要有行动。

 

资料来源/商周.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