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做好一件事 夏吾角热贡艺术传人

除了获得藏族社会及中国内地的认同,夏吾角大师也将热贡艺术发展至中国大陆以外地区。他曾受邀赴北京、上海、西藏、甘肃、四川、内蒙古以及海外众多国家创作各类泥塑、唐卡作品数万余件,获得海内外70余个艺术奖项,其作品曾在德国、荷兰、比利时、韩国、泰国等国家展览,并受到多国领导人接见。凭着对热贡艺术的贡献,大师更被中国政府承认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热贡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工艺美术大师、一级/高级技师。

 

何谓热贡艺术?

“热贡”在藏语的含义是“梦想成真的金色谷地,指的是中国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境内的隆务河畔,而热贡艺术是中国藏传佛教艺术的关键部分。

热贡艺术种类可分为绘画(藏语称唐卡)、木雕、壁画、堆绣、泥塑、建筑彩绘、民族图案、沙画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其内容主题包含释迦牟尼传、菩萨、护法神、佛经故事、历代名僧及仙女之类的佛像。

每一种技艺得以流传千年,有赖于有心人学习并代代传授。青海仁俊热贡艺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夏吾角堪称当今世上最具代表性的热贡技艺传人。中国当地著名艺术机构均收藏有众多夏吾角精美的艺术作品。

 

传承专研技艺  自成独特风格

出生于中国青海省同仁县隆务镇加仓玛村的夏吾角大师自年幼就处在学习热贡艺术的环境氛围。年纪轻轻的他即跟随父亲仁青才让、叔父西合道以及银交加大师学习泥塑及唐卡技艺。

结束高中生涯后,夏吾角大师分别师从热贡艺术四大天王——夏吾才让、尖木措、更藏、久美系统学习泥塑、唐卡、壁画等热贡艺术门类,为其艺术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40余年的刻苦钻研,让夏吾角在艺术创作上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他的艺术品遍布在中国当地的藏传佛教寺院,比如塔尔寺、拉卜楞寺、隆务寺以及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北京艺术博物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天津热贡艺术馆、青海省博物馆、青海省藏文化博物馆、热贡艺术博物馆、热贡画院等。

夏吾角作为热贡艺术传人,想当然乐于分享热贡艺术发展史。话说热贡艺术起源于公元10世纪初至14世纪中叶。唐卡艺人在藏传佛教的兴起而有了发挥才艺的空间。曾有一段时期,西藏的唐卡艺术因受到灭佛教运动波及而从兴盛走向衰落。与此同时,吾屯一带的艺术恰巧趁东(唐朝)、西(吐蕃)灭佛之机走向新兴。唐卡吸收尼泊尔、西藏和汉画的艺术养分,开始形成别具一格的画风。

 

热贡艺术发展守得云开见月明

公元15世纪至18世纪,即明朝与清朝期间 ,唐卡艺术发展成熟,其作品主题已开始突破了宗教艺术框架,走向多元化。唐卡艺术开始凸显藏族当时社会生活的面貌、佛像、甚至是天文地理,其代表作品包括《无量光佛》、《释迦牟尼本生传》、《女护法神》等。除了内容,这个阶段的唐卡在构图方面也有所变化,颠覆了传统上以主画、副画的大方块、周围小方块的结构,也摆脱了连环画式的表现手段,反倒讲究画面的整体和局部的统一中求变化,多样而协调。在这兴旺时期脱颖而出的画师多不胜数,有韦当·华旦、博拉金巴、尤拉、群觉、金巴、加羊、保拉、华桑、觉巴、扎西加等等。

来到19世纪至20世纪中叶,唐卡艺术更是发展兴旺。清帝雍正与乾隆父子先后执政时期,极为崇拜喇嘛教,将之定为国教。从此中国大规模地扩建寺庙,为热贡艺术发展注射了兴奋剂。随着喇嘛教地位的提高,热贡艺术的风格也起了变化,开始追求华丽、庄严,以绚丽体现自身的权贵,削弱了前期的清雅之风、苦行之规。热贡艺术的蓬勃发展也产生了多如繁星的热贡艺术家。仅从1961年初热贡艺术已开始走向衰落的一份专项调查表看,单是吾屯上、下庄能独立绘画、泥塑的艺人竟有324名之多,而全庄人口不足1300口,除去妇女、儿童、老人、学徒,成年男子可谓人人作画,户户丹青了。

藏传佛教的传播日益增广,唐卡需求量急剧增加。讲求快速生产的趋势导致流水作业画坊的产生。在这里,一幅作品由几个人齐力完成,失去了独创的原味和朝气。然而一刀两面,许多有追求的画师离开家乡,到他处学习,在画作添加更丰富元素。比如对敦煌、卫藏、汉地艺术精华的吸收,从而更加丰富了热贡艺术的表现手法。这一时期涌现了一大批知名画家,如年都乎村的郭什达、启旦、元旦、久美尼玛、更登、旦将;吾屯上、下庄的多吉先、完德卡、贡巴他、吉他本、夏吾才让、洛藏尼公、尖措、桑杰、才让多吉;郭麻日、尕沙日村等几十位。这群技艺精湛的画师给唐卡树立了鲜明的艺术特点:注重形式的完美,并具浪漫色彩;强化了人体结构的动态刻画,使造型与装饰并重;拓宽了题材及表现内容,更趋于生活化。

短短数十多年,数以万计的唐卡从热贡走向中国当地及海外国家,上千的艺人在迅速成长,涌现了一大批中年画师,其中卓越的有完玛本、增他加、根登达吉、达日吉、桓贡、加措、西合道、东智才旦、桑杰本、宽太吉等等。他们承上启下,撑起唐卡一片天。在题材的丰富性、人物的个性化等诸多方面都有了新的开拓。尤其是集唐卡的绘制、征集、鉴定、收购、宣传、促销于一体,形成商业化的运作模式,以适应新世纪的发展,走上更光明的未来。

 

在传统中创新求进步

虽说热贡艺术是一种传统,但传统与进步是没有冲突的,在传统艺术上精益求精是艺术家的责任。夏吾角认为,上一辈口口相传的泥塑制作技艺定型已久。为求进步,他从1998年起引进了科技含量较高的抛光、打磨机。2005年8月,夏吾角更成立了文化公司,将泥塑生产被纳入了文化公司的重点项目,不仅产量增加,还使质量有了保障。

8年后,夏吾角投资3000多万元人民币(约1919万马币)建成青海仁俊热贡艺术雕塑传习院传授技艺。此传习院负责食宿,还为每个学员发工资,目前已有上百人在学习热贡艺术,夏吾角的心愿之一就是要完成1千人的培训目标。

除了获得藏族社会及中国内地的认同,夏吾角大师叶将热贡艺术发展至中国大陆以外地区。他曾受邀赴北京、上海、西藏、甘肃、四川、内蒙古以及海外众多国家创作各类泥塑、唐卡作品数万余件,获得海内外70余个艺术奖项,其作品曾在德国、荷兰、比利时、韩国、泰国等国家展览,并受到多国领导人接见。

凭着对热贡艺术的贡献,大师也被中国政府承认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热贡艺术代表性传承人”、工艺美术大师、一级/高级技师。

由于夏吾角大师的骄人成就,因此也受邀担任多家文化机构的要职,其中包括黄南藏族自治州政协常委、黄南州工商联副主席、黄南州热贡文化产业协会会长、黄南州热贡唐卡艺术商会会长、黄南州热贡文化协会副会长、同仁县政协常委、同仁县工商联主席、同仁县唐卡协会会长、青海仁俊热贡艺术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仁俊热贡艺术传习院院长及天津热贡艺术馆馆长。

发表评论